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人文集 > 连俊星个人文集 > 生活随笔
 
壁立太行
 
 
2015-04-10 09:14:56  来源: 连俊星
 

     很久以来,在内心深处,有一种情怀、一个心愿、一种冲动,一直想写写太行山,写写我出身、成长和生活的这块热土,写写有关她的传奇、她的人文历史、她的美丽,她的高大和雄伟;写写我对她的景仰和衷情,写写我对她的崇拜和迷恋,写写我心中的、眼里的和我灵魂深处的太行山。但是,尽管在心底已经酝酿长久,却一次次难以动笔,几欲放弃却又欲罢不能!

     很久以来,这个美好的心愿就这样困惑和折磨着我,浮想联翩的思绪以致常常使我难以入眠。面对太行山的雄奇和伟岸,她的胸怀和禀赋,她的那种深刻的精神内涵和与生俱来的伟岸而又刚强的气质与风度,真的不是我们区区众生的拙笔所能描绘清楚的。在她的面前,我们太渺小,太脆弱,也太猥琐。我经常打开音响,放大音量,一个人静静地聆听那首气势磅礴、感人肺腑的《太行颂》,听得心潮澎湃,听得热血沸腾,听得泪流满面!
最早知道我脚下生活的这块土地,就是古往今来无数诗文中吟诵和传说里展现的太行山,那已经是我长大以后的很长时间了。太行山有过辉煌灿烂的历史,也有过千疮百孔的苦难。几千年来,她不仅目睹了时代变迁、朝代更替的血迹斑斑与沧海桑田,也承载着祖祖辈辈、世世代代太行山人民的艰难岁月和浴血春秋。她曾经青春貌美,年华芬芳,耀眼夺目;她所走过的路途上,布满荆棘和坎坷;也曾经积贫积弱,满目疮痍,疲惫不堪。她经历了同我们人间一样的悲欢离合与阴晴圆缺,也经历了和我们相同的山重水复与柳暗花明。
跟太行山倔强的脾性一样,太行山不仅有坚毅的性格,而且有着强健的体格。太行山以自己强大的躯体,成为我国东部地区的重要山脉地理分界线,是中国大地上一个著名的旗杆和屏障,是上帝馈赠给我们人类的一个亘古不变的天然地标。
太行山脉从北京西山起始,由东北向西南,一路奔波,绵延八百里,一直延伸到山西与河南的交界地带王屋山,横跨和连接北京、河北、山西、河南四个省市。分开河南、河北的那道河是黄河;分开山东、山西的那座山就是太行山。太行山就像一位伟大的母亲,横亘和魏然屹立在中国的大地上,用自己宽广的胸怀和高大的体魄,护佑着她的儿女和子民。
据说,远在六亿年前,太行山的前身还是一片汪洋大海。一次又一次的地壳和造山运动,经过无数春夏秋冬和风霜雨雪,经过千锤百炼和浴火重生,太行山横空出世,崛起在辽阔的祖国大地上。
太行山不同于南方的山,那样婉约、俊秀和腼腆;太行山也不同北国的山,那样荒芜、冷峻和硬朗。太行山生就一幅中国北方男人的硬汉形象,同时又具有几分质朴和憨厚,但也不失清秀与妩媚。
太行山也不同于中国的黄山、庐山、雁荡山和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等三山五岳。太行山不仅仅是一座绵延高耸的大山,太行首先是一座山脉,太行山脉是喜马拉雅山、昆仑山、天山、唐古拉、秦岭、大兴安岭、祁连山和横断山等众多巨大山脉家族中的一员。是一个“一览众山小”的山中伟丈夫。黄山横亘、匡庐独峙、雁荡绝胜;泰山之雄、衡山之秀、华山之险、恒山之奇、嵩山之峻,三山五岳所具有的这些品质和特质,太行山全都具有,甚至比之更胜、更绝,更有地域特色和更具观赏性。
太行山又叫五行山、王母山、女娲山。太行山不像喜马拉雅、昆仑、阿尔泰、天山、唐古拉、祁连山、大小兴安岭和长白山、阴山那些山脉,地处偏僻边远的角落,难免有点寂寞和荒凉。太行山北接京畿,南望中原,西靠黄河,东眺华北平原、胶东半岛和大海。太行山身处繁华闹市,和秦岭、巫山、雪峰山、南岭、武夷山遥遥相望,是祖国华南、华中和华北心脏地区的一座颇具个性特点的坐标之峰。
站在太行山下,从山东、河南、陕西、河北,从东南西北几个方向仰视太行山,看到的是一个高台,一个方圆数百里的巨大的高地,一个被巍峨的群峰环绕、昂首耸立的一块山地平原。《荀子》称上党为“上地”。《国策地名考》说,“地极高,与天为党,故曰上党”。“居太行山之巅,地形最高,与天为党也”。东汉刘熙的《释名》说:“党,所也,在于山上,其所最高,故曰上党”。因而,至少从春秋战国时期,长治就称为“上党”。秦统一六国之后,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11年)置上党郡,为全国36郡之一。
在太行山这个巨大的高台之上和温暖的怀抱里,在几千年岁月的长河里,长治曾经几易其名,先后叫上党、潞州、潞安和长治。多是非郡即府的地方政府格局。
实际上,上党这块地方,早在春秋末期或者更早的时间,就曾经设郡。早期的郡,首先是一种边防军事防守机构的设置,并非后来具有地方行政职能的郡。周贞定王十六年(公元前453年),韩、赵、魏三国分晋,韩置上党郡。北周建德七年(公元578年),改上党郡为潞州,开始有潞州之称。嘉靖八年(公元1529年),潞州升为潞安府,以州籍置长治县,此为长治县名之始。
    1945年长治解放。建国之后,经过长治专区、晋东南专区和晋东南地区等几个阶段的演变和变迁,长治一直是太行山主要和唯一的地级行政区划,辖长治县、长子、襄垣、屯留、黎城、潞城、壶关、平顺、武乡、沁县、沁源、沁水、晋城、高平、阳城、陵川等十六个县区。1985年,晋城由县级市升级为地级市,高平、阳城、陵川、沁水四个县区分规晋城管辖,晋城和长治成为两个并列的地级市。
对晋东南地区的撤销,当时的长治作家赵瑜有篇名动一时的报告文学《太行山的断裂》,曾经在全国很大范围内引起轰动。人们为晋城与长治的分家与独立感到惋惜和叹息。因为在太行山这块土地上,晋东南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分离的整体,人们世世代代在这里繁衍生息,早已形成亲如兄弟一样的情感和联系。突然之间,本来的亲兄弟分成了俩家,人们的情感和思想一时还真的难以接受。
苏东坡诗曰“上党从来天下脊”。但是,虽在高山之上,这里却又是一马平川,被地理和地质学家称为“沁潞高原”或“上党盆地”。四周是大山大川的护卫,中间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和肥沃的土地,构成长治独特的地质、地理和地形全貌,使这一方土地成为所有军事家和政治家眼中举足轻重的棋子。
因为“得上党而望中原”,所以长治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在纵横数千年的时空里,这里曾经演绎出无数战争史话。在这块土地上发生的最为残忍和血腥的战争,莫过于春秋战国时期的长平之战。四十多万将士的冤魂埋葬在异国他乡;四十多万个家庭和父母、妻儿、兄妹梦断长平;四十多万将士的鲜血,残酷而又无情地染红了上党长平的每一寸土地。
虽然战争的烟云还没有散尽,那些冷兵器时代的厮杀和呐喊仿佛还回荡在眼前。战国末年,上党郡为赵国别都。公元前626年,秦昭王遣大将白起率军攻打韩国,占领野王城,切断上党郡和韩国的联系。韩王无力战秦,令上党郡投降秦国。上党郡守冯亭和地方上的百姓不愿降秦,请赵国发兵保护上党郡。
     秦昭王四十七年(公元前260年),强大的秦国派左庶长王龅攻韩,夺取了上党郡。赵国派大将廉颇驻守长平,率兵抵抗秦军。秦、赵两国这场深刻影响中国历史和社会的世纪战争长平之战由此展开。
长平之战,秦赵两军投入万兵力比为55:45。秦赵之间军事对决的最高统帅是秦昭王和赵王。双方坐镇军中的领军人物,一方是秦将白起,一方是赵将廉颇。一个势不可挡,一个老谋深算。双方在长平一个稳守,一个强攻。可谓势均力敌,难分伯仲。
此时秦国的国都远在数百公里之外的陕西咸阳,而赵国就在上党为邻的邯郸。秦、赵两军在长平经过三年的相持,因为军需粮草等战争物资的消耗和运输的困难,秦国渐渐有点吃不消了。一个年轻气盛的悲剧人物的出场,很快将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事划上戏剧性的句号。就在此时,关于廉颇按兵不动、久拖不决、具有谋反之心的谣言,让同样心怀忐忑的赵王撤下了廉颇,换上了赵国老将赵盾的儿子赵括。同时秦王设套,又将秦军大将白起偷偷派往长平,对赵军发起凌厉的攻势,一举击败赵军并俘获和坑埋40多万赵军将士。
只善于纸上谈兵的赵括,就这样连同自己和赵国40多万子弟兵的白骨遗落在太行山,就这样给历史留下许多战争迷局的同时,也留下许多战争的故事和传说,留下无尽的悲叹和哀鸣。
直到现在,在长平之战的周围,耕地的农民依然经常可以发现那场战争所遗留下来的戈、矛和箭头。我在八十年代经常路过长平古战场,每次都会听到关于那场战争的历史故事。前些年,我多次专门去探访了多个战场遗址。现在的高平市,作为古代长平之战的主战场,许多地名都遗留下那场战争的记忆。高平的赵庄、围城、谷口、箭头、徘徊、白起台、骷髅山、将军岭、廉颇屯等等许多村落和景点都是那场战争的遗迹。特别是在高平永录村将军岭下万人坑里层层叠叠、怵目惊心的累累尸骨,更使人对那场战争之残忍、人性之可怕,难以释怀,不忍卒读。
在古代,在太行山这块土地上还发生过两起有名的战争,一是公元206年,三国曹操率军北征高干,一起是唐末李克用父子的三垂岗之役。
建安十年(公元205年)被人称为“命世之才”和“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一生征战无数、具有非凡胆魄的曹操,剑指太行,挥师北上,略施小技,就将反复无常的袁绍外甥高干剿灭。
在曹操所有的征讨中,唯有这次征讨,曹操用一首流传千古的古乐府诗,让后人知道和了解了太行山,认识了太行山的高大雄伟和壮丽,认识了太行山路的艰难和困苦:
北上太行山,艰哉何魏巍!
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
树木何潇潇,被风声正悲。
熊罴对我蹲,虎豹夹路啼。
凛冽怒号的寒风中,一支远道而来的军队艰难地跋涉在魏巍太行山间,“羊肠坂”那盘旋坎坷的道路,摧毁了车轮。太行山的冬天,树木萧瑟,冷风劲吹,熊罴、虎豹等凶猛的野兽虎视眈眈,在山间疯狂地咆哮;千里太行被白雪笼盖,荒寂而恐怖,风啸虎吼之中,把一代枭雄曹操面对征战太行难以想象的艰辛和无奈跃然纸上,让人们对曹操胸怀平定天下大业的雄才大略更多几分敬佩,对曾经使曹操和他的军队都望而生畏的太行山更多一分敬畏。
曹操《苦寒行》中所描写曲折诘屈的“羊肠坂”,就在今天壶关太行山大峡谷风景区。在大山的峰峦之中,自然之手斩劈出一道巨大而神奇的天然山豁,形成一条蜿蜒穿行的深山峡谷。峡谷之中,峰叠路嶂,千回百折,景象万千。悬崖峭壁之上,犹可看到当年的羊肠古道。
三垂冈之战,是发生在太行山的又一场著名的古代战事。我们今天屡有提及,是因为这场战役和后人的一首凭吊之作,被同样是天才军事家、书法家和诗人的毛泽东所垂青。
三垂冈,就在今天长治市区的北边不远的地方,附近的村子叫李村沟。三座土山包由东向西依次排列,当地人称大冈、二冈、小冈,总称为“三垂冈”。其貌不扬的三垂冈,并非其地形地貌的特别而名扬天下,而是一千多年前(公元908年)发生在这里的一场奇战而闻名华夏。
唐末天下大乱。公元907年,朱温篡唐自立,建国号大梁,坐镇开封,当起了后梁的皇帝,并遣兵10余万人进攻上党。李克用守将李嗣昭闭城坚守。梁军久攻不下,在潞州城下筑起土城固守,今天长治市西郊的南、北两寨,就是当年梁军筑城的地方。
就这样在双方僵持一年有余的时候,李克用天命降至,一病不起。临终嘱托其子李存勖要解潞州之围;灭梁报仇;复唐宗社。李存勖继位并服丧之际,利用梁军的放松和麻痹,出其不意,亲率大军从太原疾驰抵达上党黄碾镇。唐昭宗大顺元年(公元889年),晋王李克用曾率军取胜邢、、磁三州,还军上党城北三垂冈,在这里置酒鼓瑟,犒赏大军。当李存勖带领大军来到三垂冈,想起当年父亲在这里把酒言欢,对自己给予厚望的情景,不仅感慨万分。
第二天,天降大雾,梁军尚在梦中,晋军乘机直捣夹寨,梁军来不及应战,被杀得大败。三垂冈之役,又被称为“夹寨之战”,不仅结束了双方长期对峙的军事状态,而且奠定了两国划(黄)河而治的政治局势,也为中国历史留下一场前无古人的战争奇迹。
三垂冈之战过去八百多年之后,一位清代诗人严遂成,游历路过长治,凭吊当年成就李氏父子的上党三垂冈战役古战场,诗性勃发,吟就一首记述和歌咏的名篇大作《三垂冈》:
英雄立马起沙陀,奈何朱梁跋扈何。
只手难扶唐社稷,连城且拥晋山河。
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
萧瑟三垂冈下路,至今人唱百年歌。
又在严遂成的《三垂冈》成名二百多年之后,新中国的缔造者毛泽东,兴致所致,挥毫泼墨,用他那洒脱奔放、雄浑磅礴的毛体书法,凭着记忆写出了严遂成的《三垂冈》书法作品。
    1964年,因为时间久远,毛泽东曾让秘书田家英帮他寻找《三垂冈》诗作的作者姓名。全国开展四清运动时,田家英受主席和中央委派来长治调研,还特意去三垂冈寻访和凭吊。由此可见主席对历史典籍和经典战役的精深研究和特别关注。
自今,在长治北关原上党战役旧址,立有毛泽东手书《三垂冈》书法石碑。每当我晨练路过,总要仔细端详毛主席那气势雄健、风韵十足的书法雕刻,细细品味和领略主席博古论今、饱览诗书的领袖风采和家国情怀,以及主席那龙飞凤舞、精彩纷呈、别具一格的书法艺术。
当然,在岁月长河的更替和交织之中,发生在太行山的古代和现代战事远不止这几场战争。那些无数的战争洗礼,使得太行山更具时代的苍劲和历史的担当,也更加自信、和坚毅,胸襟更加宽广和阔达,尤其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使得太行山焕发出新的生机与和活力。
中国共产党起始于太行山的抗日战争,为拯救一个民族奠定了基石;中国共产党起始于太行山的解放战争,缔造了一个新生国家。所以,太行山注定是和中国革命的命运血肉相关、息息相连的,太行山注定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的一块福地。解放以后直到现在,一提起太行山,一说及上党,人们就会以衷情和敬仰的口吻,尊称太行山为革命老根据地。
中国共产党经过长征北上抗日抵达陕北,1937年西安事变之后,和国民党形成国共合作的局面,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组成三个主力师开赴山西抗日前线。
有人曾说,共产党是把全部家当压在了抗日战争和太行山。共产党除了江南的新四军,其军事主力全部开赴抗日前线。看看那些大名鼎鼎的将领名单,就可知道战斗在太行山上的八路军阵容有多么强大。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参谋长左权,政治部主任任弼时,副主任邓小平。115师师长林彪,副师长兼政委聂荣臻,政治部主任罗荣桓。120师师长贺龙,政委关向应。129师师长刘伯承,副师长徐向前,政委邓小平。
共和国十大元帅里面,除新四军的陈毅之外,其余九位全部属于八路军系列,除叶剑英留守延安协助党中央、毛主席处理全国军机大事,其余八位曾经全部战斗在太行山和山西抗日前线。曾经浴血太行、立下赫赫战功的共和国的大将、上将、中将、少将,更是将星闪耀、不胜枚举。
从1937年八路军主力开赴山西抗日前线,以太行山八路军总部为中心,指挥八路军三个师分别在晋南、晋东南、晋西、晋东北开展游击战争,壮大武装力量,经过八年抗战,八路军编制和抗日根据地都在不断发展壮大,形成晋绥、晋察冀、晋冀鲁豫等大片大片的抗日根据地和解放区。到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八路军总兵力由不足5万人,发展到了百万大军。当全国解放战争打响、人民解放军开赴南下的时候,仅仅在晋东南就出现了十万子弟出太行的壮观场面。
    太行山是八路军129师长期战斗和刘邓大军形成的地方。在上党大地的山山水水,都留下了刘、邓首长的足迹和传说。从“百团大战”到反“九路围攻”,从“反扫荡”,到“长生口”、“神头岭”和“响堂铺”三战三捷胜利,特别是“神头岭”之战,成为刘伯承、邓小平在抗日战争中的经典之作和神来之笔,成为现代军事教科书的必选章节而载入史册。
   “神头岭”一役,刘伯承、邓小平用“围点打援”的伏击战,在长治潞城神头岭歼灭日军1500余人,自己伤亡仅仅200余人,缴获枪支500多支和600多马匹以及大批军用物资,给予晋东南的日军以强烈的打击。但是,也是在上党大地,无数优秀儿女永远长眠在太行山上。能文能武、智勇双全的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将军,就是八路军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最高将领。
左权1905年出身在湖南醴陵,1924年黄浦军校一期学员,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到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深造,1934年参加长征。抗战时期,作为八路军副参谋长跟随朱德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战斗在太行山区,1942年在辽县麻田反扫荡中,为掩护后方机关突围,不幸英勇牺牲,以身殉国。朱总司令对左权的牺牲难掩悲痛,诗悼左权:
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为吾华。
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
人们为纪念这位英勇无畏的战将,将“辽县”改为“左权”县。太行山就是这样,默默地见证着抗争,见证着失败,也见证着胜利。1945年,太行山又一次见证了历史。太行山以从未有过的激情和难以抑止的兴奋,见证了发生在身边的“上党战役”。
1945年,抗战胜利之后,国民党、蒋介石再三邀请毛泽东去重庆商谈国是。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在张治中陪同下飞抵重庆,国共两党就中国的前途和命运展开谈判。从1945年8月29日到10月10日,经过43天的谈判,国共双方达成所谓的《双十协定》。
然而,就在毛泽东和蒋介石正在重庆谈判的时候,国民党蒋介石进队向驻守上党的解放区挑起事端,阎锡山派国民党19军进攻上党解放区,抢占了我129师在抗战期间创建的长(治)、长(子)、襄(垣)、屯(留)、潞(城)、壶(关)等晋东南抗日根据地的大部地区。
    在中国革命的历史上,有许多重大事件是交织在一起发生的,重庆谈判和上党战役,就是这样交织在一起的两个标志性事件。上党战役的打响,是毛泽东到达重庆谈判的第12天开始的,历时30天。
上党战役之前,毛泽东根据国民党、蒋介石的本性和当时的形势,早已料定在太行山区和国民党会有一场战事。毛泽东为其量身定制了“针锋相对、寸土必争”斗争原则。毛泽东鼓励刘邓,说你们打的越好,我就越安全。刘邓调兵遣将,经过周密的部署和详尽的安排,取得上党战役的完全胜利,给国民党和蒋介石以沉痛的打击。战后,毛泽东在《关于重庆谈判》报告中说道:
现在有些地方的仗打得相当大,例如在山西的上党区。太行山、太岳山、中条山的中间,有一个脚盆,就是上党区。在那个脚盆里,有鱼有肉,阎锡山派了十三个师去抢。我们的方针也是老早定了的,就是针锋相对,寸土必争。这一回,我们“对”了,“争”了,而且“对”得很好,“争”得很好。就是说,把他们的十三个师全部消灭。他们进攻的军队共计三万八千人,我们出动三万一千人。他们的三万八千被消灭了三万五千,逃掉两千,散掉一千。这样的仗,还要打下去。
上党战役,歼灭了阎锡山部队总兵力的三分之一还多,国民党军副司令彭毓斌自杀身亡,19军军长史泽波成为八路军的俘虏。
此役的胜利,是中国革命解放战争的发端,是解放战争的一次演练,也是一次示范。它不仅显示了人民解放军的强大威力,而且奠定了国共和谈破裂以后人民解放战争的走向。试想,如果这场战役不能取胜,毛泽东在重庆的谈判如何进行?如果这场战役败北,中国革命的进程是否要迟缓?这场战役,考验了共产党和刘邓大军,同时也考验了太行山。
是战争,曾经让太行山满目疮痍;也是战争,让太行山充满希望。但是,发生在太行山和上党大地的,并非全是战争。和太行山以及上党地区发生历史、人文、社会等各种交集的,还有许多许多。
大唐天子唐玄宗李隆基,中宗景龙元年(公元707年)四月,以四品卫尉少卿官职和临淄王的封爵,出任潞州别驾。景龙三年(公元709年)10月卸任返回长安,延和元年(公元712年)即帝位,开创与“贞观之治”齐名的“开元盛世”,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位毁誉参半的风流皇帝。
但是,这位京城皇族外放上党、年仅22岁的“潞州别驾”,当初可是一位“有德政、善僚属、礼士大夫、爱百姓”、有理想、有才华、有抱负的有为青年。在潞州,李隆基广结贤良,延揽才俊,风雅博学,礼贤下士,为日后蓄积力量,以图大展宏图奠定了基础。因为潞州是李的发迹之地,李对潞州这块风水宝地情有独钟,在李登基之后,李曾经在开元十一年、十二年、二十年(公元723、724、732年)、多次以皇帝之尊驾临太行,体察民情,赏赐和看望当年的父老乡亲,并且两次免除潞州的租税。曾让侍驾名臣张说拟就一篇《上党旧宫述圣松》,树碑勒石纪念。
太行山,古往今来人杰地灵,无数英雄豪杰在这里建功立业。魏晋五胡十六国时期,西燕更始元年(公元385年),慕容永打败前秦军,入主上党,建立西燕王朝,自称西燕皇帝,其疆域南接河南济源,北至山西忻州,东靠太行,西依黄河。
在此之前的咸和五年(公元330年),出生在上党武乡的匈奴后裔、羯族人石勒,南征北战,攻城略地,统一了中国北方,以淮河为界,与东晋形成南北对峙的局势,建立了强大的后赵政权。石勒也由一个少数民族的奴隶,成为中国历史上多有作为的一位帝王。
在中国古代,在太行山上,在这块世人瞩目、兵家必争的大地上,曾经演绎了太多的悲喜剧。仅在上党的屯留、长子、长治等地,就相继短暂的建立过古代都城,也由此可见社会战乱与杀戮、政权更迭和变迁以及对这块土地的摧残与影响。
太行山,就这样忍耐和承受了命运给予她的不幸与困苦;但是太行山又是幸福与幸运的。太行山在金戈铁马和枪林弹雨中,在日升月恒的积累中,到处散落着中国古代甚至远古时期的文明碎片,孕育了自己源远流长、独具神韵的地域文化。
太行山的地理风貌和上党地区的人文历史,是中国万紫千红花苑里的一枝奇葩。传说炎帝神农曾在这里尝百草,寻谷种,兴农耕,为百姓谋福祉。在今天的长治、长子一带,有许多祭祀神农炎帝的传说和庙宇遗址,其年代之久远,甚至难以清晰地去考证。在长治八一广场的草地上,耸立着“炎帝神农”、“精卫填海”、“女娲补天”、“羿射九日”四座古代传说的雕刻。这些家喻户晓、耳熟能详的神话传说,在上党地区都有具体而详细的地点作注脚,都可以找到这些神话传说发源的源头。耸立在长治老顶山上那座巨大的炎帝神农雕像,现在已经成为长治的一张城市名片。
自然之母扮靓了太行山的秀美山川,上党大地处处美景炫丽,每个县域都有别具特色的自然人文景观:上党天险、峰陡崖深的壶关太行山大峡谷;烟云缥缈、山势雄威的陵川王莽岭;群峰似海、峰峦如涛的武乡板山;峭壁险峻、天然崖洞的黎城黄崖山;悬崖叠嶂、涧壑凌空的平顺天脊山;日出无影、女娲补天的长治县天台山;清幽奇秀、松涛浩淼的沁源灵空山;名冠古韩、声震三晋的襄垣仙堂山;峰葱峦郁、祈雨救疾的潞城卢医山;神农尝草、农耕嘉禾的长子县羊头山;耕读传家、相业千秋的沁县山。鸟瞰太行、云动风驰的长治上党门,名闻遐迩的长治县天下都城隍,精美极致的长治县五凤楼,长子战国韩国古城遗址和唐代法兴寺,襄垣石勒古城遗址,平顺北周时期的金灯寺和五代后晋大云院等等,都是具有鲜明上党本地时代特征的古代建筑遗存。
太行山用她巨大的身躯,为我们保存下一份足可以向全世界炫耀的物质和精神财富。尽管这些宝贝疙瘩有的已经残破,有的甚至已经破碎,尽管我们以前还曾经对她不屑,或者我们自己也曾经对她进行过肆无忌惮的破坏。我们的今天珍惜、懂得和拥有,也足以证明我们乐意为她的延续倾心付出。
生于斯,长与斯,因而对这方土地更多了一份关注和敬意。我常常在那副名为《铜墙铁壁》的油画下沉思。一块块坚硬的山石构成一个个人体,一个个人体又构成一个巨大的群体,这个群体是一座大山。在这座大山里面,有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有无数的八路军战士。这座山是血肉之躯组成,这座山,有梦想,有灵魂,有希望,有灵性,有着钢铁般的意志和精神。这种精神,就是太行精神,就是中国精神,就是构筑新时代中国梦的精神。
太行山,是一首诗;太行山,是一条河,太行山,是一本书。太行山是一首赞美的诗,一条奔腾的河,一本永远也读不完的书。但是,谁又能说太行山不是我们华夏儿女的父母!父爱是山,母爱如河。父亲给我们自信,母爱给我们温暖。上党大地是大雁落脚栖息的地方,太行山是我们梦想之旅开启的地方。以太行山的粗犷和豪放,以太行山的坚韧与厚重,她足以肩扛起所有的责任与担当。
(来源:上党新闻网
 
  保存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分享到:
 
      上一篇:沁园春·牡丹
      下一篇:再忆故乡
 
 
  新闻中心:   县区人文   县区焦点   数字报刊  
  推荐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父亲的草原 母亲的河
长治县新闻网 沁园春·牡丹
长治县新闻网 忆江南·石头三题
长治县新闻网 送别三章
长治县新闻网 西厢三记
  热点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父亲的草原 母亲的河
长治县新闻网 沁园春·牡丹
长治县新闻网 忆江南·石头三题
长治县新闻网 送别三章
长治县新闻网 西厢三记
山西· 上党区融媒体中心主办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2008552号-4 山西中联科创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党区融媒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