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人文集 > 老西个人文集 > 散文
 
大山深处看农家
 
 
2019-05-13 10:33:04  来源:上党全媒体 老西
 

      晋城泽州县黄砂底村,掩藏在崇山峻岭之中,从公路边插入半山腰的山路,要走很长的盘山公路,才能抵达。还好,盘山公路虽然仅能错开两个小车,但全是“洋灰”铺就的路面,十分平整。不过,山高路险,驾龄少,技术不过关的司机,最好止步。我虽然已有8年的驾龄,自我感觉技术不错,开着动力不菲的小日本车,但还是追不上“青铜”开的一辆老捷达。

闲时,我问青铜,你开几年车了。他回答,十几年。我说,我看你开得特快,我追不着,感觉你就像一名专业司机。他笑笑说,我跑的山路多了。
黄砂底村有个“黄龙庙”,矗立在村庄的一个制高点上。庙里有四块碑文,两块立在庙里,嵌入庙内的房墙里;两块立在庙外的斜坡下,用砖砌住。
庙里的两块应该时间早些。一块是康熙年间,记录着重修黄龙庙的捐款人姓名和银两;一块是顺治年间,同样记录着重修黄龙庙的捐款人姓名和银两。庙外的两块,看不清年月。应该是清朝晚期皇帝的。
我不禁感叹,封建时代的村民们,十分注重修建庙宇的。我们现代的人们,天天喊着要保护文物古建。眼见着这黄龙庙快坍塌了,也没人好好捐款来修建一下。
破败的庙里,在一个房檐下,放着一个荆条编织成的篓子,其形状,十分像现在流行的一种卡通鞋。青铜把脚放到“鞋口”,想“试穿”一下。那能,这鞋,太大了。
与主庙大殿对应的是戏台。在木梁的露头,是一个古体“寿”字。
大殿屋脊的砖雕,攀龙附凤,精雕细刻,有眼力的考古学者,肯定会猜出它的年代。我估计应是清朝时候的杰作吧!
屋檐下的木刻雕绘,也是十分精美。这些民间工艺,是极富艺术价值的。幸亏黄龙庙,远在深山,白天贼不好动手,晚上,只要有机动车的声响,就会惊醒沉睡的村民。这才得以保护了这些“毫无保护措施”的文物。但若长此以往下去,终有一天,这庙的屋脊和屋檐下的木刻,会在一夜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村中的一块平地,建着一栋两层小楼,还有一排平房。门前有两个篮球框,两个简易乒乓球台,还有几个健身器材。我估计,以前应是学校所在地,现在,撤乡并校,估计村里的孩子都去较大的乡镇中学就读去了。这学校,也就成了村委的办公地方。有篮球和乒乓球场地。但是,我想,日常应是很少有人玩的。因为村里的人,基本上就是留守老人和儿童。没有了青少年,就成了一个没有朝气和激情的村落。
果然,一个台阶上,依着房的后墙,一溜坐着十几个老人。他们看见我们到来,静静的坐着,一言不发,用毫无防备的心态,看着我们。
我们开始给他们照相。开始时,老人们虽然没有走开,但多数还是有些不太乐意,故意逃避着我们的镜头。于是,我们开始给老人们沟通。先是二哈,坐在地上,和老人们拉开了家常。我见二哈这样,也坐了下来,开始和老人们闲聊。
我是个极易和老人们相处的人。没聊几句,就博得了他们对我的好感。老人们开始配合着,被我的镜头一一摄入。我对这些善良的大爷大妈说,你把我的博客地址告诉孩子们,让他们把你们的照片下载下来。老人们很感兴趣。见还可以看到“异乡人”给他们拍的照片,更有兴趣往镜头里靠了。为了不食言,我把自己的博客名写在了房墙上。让老人们告诉子女。
站在村中看黄龙庙,感觉是一座很有气势的古建。我在想,这上千年的黄龙庙,什么时候才会有人好好的修缮一下,避免坍塌的命运呢?
经过询问,我得知,黄砂底村,一共有400多人,留守在村里的只有70多口人.能出去的青壮年,都出去了。这些60岁以上的老人,就只好呆在家里,打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晒晒太阳,真正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守着无言的大山,守着祖先留下来的地气,过着安静、恬淡的人生。村里的老人,最大的已经有90多岁了。
在庙里时,我看见在庙的东厢房里,放着有四口木棺。我猜想,是村里老人们的“喜板”,放在庙里,沾沾仙气。白天无所谓,若是晚上,胆小的人,进了庙里,在苍白的月光下,看着一口口棺材,一定会吓得毛骨悚然,心惊肉跳,扭身就跑。弄不好跌上一跤,会哭天喊娘。
庙内墙上的彩绘,虽然残破,但颜色依然绚丽,图案也充满想象力,有许多种动物的图案。
离闲坐的老人不远,有一位年轻的女子,开始,抱着一个幼小的孩子。我仔细看了一眼。面容清丽,秀气,原来是一位美丽的少妇。孩子睡着了。少妇把孩子抱回屋里,放到炕上,又重新坐下来。我想给她拍照。她甜甜地、羞涩地,笑了笑,扭转了头。她不想被我们这些从城市里来的人,这些闯入乡村的“踏春者”给她拍照。她知道城里人,她说不定就是在城里打工,生孩子后,来家里静养一年半载,然后,再出去,到外面的世界闯荡。
我们要准备走了。车停在村中的篮球场上。被太阳晒得,热乎乎的。我打开四个门,通通风,吹走车内的热气。我放开车的音响,调成最大音量。正巧是一首山西民歌《桃花红杏花白》,优美、缠绵、亮堂的曲调,和着脆生生的女高音,马上回响在山谷。吸引了坐在台阶上的老人们,更荡起了和老人们保持距离美丽少妇的遐思。她用左手托着腮,深深的凝视着远方。她一定是在盼想着山外的世界,每天在村里晃来晃去的,净是些步履蹒跚的老人们,没有青春的激情,她一定是孤独寂寞了,也许正苦苦思念在外打工的爱人……
我赶忙给美丽的少妇拍照,只恨手中的相机太小。急忙喊远一点的二哈。二哈说,我给她照了。我点点头。看来,英雄所见略同。
回家的路途,我小心翼翼地在盘山公路上开着。我有“恐高症”,开车时总是偏向峭壁,远离路边的悬崖。我把相机给老婆,让她拍了一张山路拐弯处的险峻。
拐过一个山头时,突然,在远方的丛林中,有一栋三层古建。只因时间已晚,我们要赶路,就放弃了探访的念头。
到达大路上后,老婆被路边垂柳嫩绿的柳叶、柳牙吸引。我便停下车来,让她抓住柳条捋了点,回家,能拌个凉菜吃。
日光西斜,有老农在绿油油的麦田里喷洒农药,也有的在锄地,准备春耕。有个小娃子,像一只小猴,迅疾地爬上一颗没长出绿叶的树,在上面做着动作,可爱极了。我停下车,拍下了这个顽皮的孩子。
老树他们,车跑的飞快,他们要赶着去路边某村看一个清真寺。本来是说好带我们也去。但是,老妖把车开得飞快,甩掉了我们这些尾巴。
于是,兵分两路,老树、二哈、青铜、老妖,他们看清真寺后去晋城放下青铜,回长治,也许他们还要找个地方,再喝点小酒,才要回家。我拉着妻子、老树大嫂、青峰,穿过晋城,在上党区下高速,在县城吃过“东蛮掌饺子”后,返回了长治。
从早上7点出发,晚8点半回到长治。整整十三个小时,真是快乐的一天。阳春三月踏青,踏出了幸福和快乐!
(来源:上党新闻网
 
  保存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分享到:
 
      上一篇:“中华奇湾”看黄花
      下一篇:骑着车子回县城
 
 
  新闻中心:   县区人文   县区焦点   数字报刊  
  推荐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大山深处看农家
长治县新闻网 骑着车子回县城
长治县新闻网 “中华奇湾”看黄花
长治县新闻网 峡谷遇险
长治县新闻网 黎城霞庄行
  热点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大山深处看农家
长治县新闻网 骑着车子回县城
长治县新闻网 “中华奇湾”看黄花
长治县新闻网 峡谷遇险
长治县新闻网 黎城霞庄行
山西· 上党区融媒体中心主办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2008552号 山西中联科创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