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名村
 
繁华深处的师庄老宅
 
 
2019-05-15 14:57:33  来源:上党全媒体 李亚靖
 
    八义镇师庄成村久远,历史悠久。上古时期,炎帝神农氏曾在离村不远的羊头山,尝百草,识五谷。师庄原名“上玉”,相传,宋熙宁年间遭荒旱,饿殍遍野,村内一德高望重的师阁老呈奏皇上,赈济乡里,民众为纪念师阁老,遂将村名改成“师庄”。
师庄村文化底蕴深厚,历史上曾极尽繁华。如今,坐落在村中的几座古老民居,就见证了它曾经的繁华的那一段历史。
 
2.jpg 
 
 
    八卦院——扑朔迷离八阵图
    八卦院,顾名思义,乃是根据八阵图而建。来师庄之前,就听闻师庄大名鼎鼎的八卦院。今天终于如愿到达实地。为什么说它扑朔迷离了?因为对于八卦院究竟是何人所建、为何所建、名所何来、名所何意等等这些,皆不得而知。知道的仅仅就是以前这八卦院的主人姓郭。这八卦院的构造是一个中四合。中四合一般是北方五间,三正两耳,东西厢房各三间.
    在了解八卦院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八阵图。八阵图按遁甲分成生、伤、休、杜、景、死、惊、开八门,变化万端。这是一个由天、地、风、云、龙、虎、鸟、蛇八种阵势所组成的军事操练和作战的阵图。八阵图分别以天、地、风、云、龙、虎、鸟、蛇命名,加上中军共是九个大阵。中军由十六个小阵组成,周围八阵则各以六个小阵组成,共计六十四个小阵。八阵中,天、地、风、云为“四正”,龙(青龙)、虎(白虎)、鸟(朱雀)、蛇(螣蛇)为“四奇”。另外,尚有二十四阵布于后方,以为机动之用。而与之相对应的就是乾、坤、震、坎、艮、巽、离、兑、这八卦;
院子的外貌保存的还比较完好,只是院子除了西厢房还是最初的建筑外,其他的都已经由后人修缮过。正房修缮后,两个墩子露在外面。在修缮之前,这里有一个阁楼。可惜现在早已踪影难觅,只留下两个墩子,继续饱受风吹雨打。
西厢房是保存最好的屋子。屋角的雕刻赫然醒目,但是最让人触目惊心的却是窗石,那块作为窗台的沙石早已被岁月的风沙磨损的只剩一半了。而西厢房门前的两个石墩也经历了同样的洗礼,只是上面雕刻的麒麟还若隐若现。让人觉得此院虽小,可当年院子的主人却非同小可。而且,砌成南厢房的石砖青灰色,质地坚硬,尺寸大而厚实,再根据窗石和门前石墩的风化情况,大致可以肯定这八卦院乃是明朝时候的建筑。
    说了外貌,再来看看这院子最新奇的地方:构造。
    院子的小门在东南角,院子不大,却给人一种开阔的感觉。我们山西一带的四合院民居,院落南北长而东西窄。而这八卦院若原来的阁楼还在的话,这院子便是一个正方形。与我们普通院落不同。而我们若要找出此院为何叫八卦院,还须从八阵图入手。从院子布局来看,以小门为准,在院子的东南角、西南角、西北角、东北角分别留有一个小门,门后便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而四面房屋的正门与这四个角的门相呼应,形成八门之势。而这八门分别位于东、南、西、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八个方向。八门之后分别或院或屋的拥有八个场地。
此院的小门落于东南角。按后天八卦,北为坎,东南为巽,故宅门的此种布局称为坎宅巽门,按风水观念认为是吉利的。所以我国古代四合院,一般大门辟于宅院东南角“巽”位。则根据坎宅巽门来推理。则八卦院的两耳乃是左为乾、右为艮、西厢房为震、东厢房为兑、南屋为离、西南的小院为坤;所以与我们前面所说的八阵图相符合。也许八卦院名字的由来吧。
    四合院虽为居住建筑,却蕴含着深刻的文化内涵,是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的载体,而像八卦院这般构思巧妙、立场新颖、运用易经八卦所建的四合院,在我县目前只有这一座院落。所以更加肯定了它的价值,是我县传统文化的瑰宝。
1.jpg
 
董家大院、周进士院——墨池香远芳菲留
 
    董家大院:这是一座破落的早已没人居住的院子。
    虽说破落,而且院子里面也是荒草丛生。但是里面保存的还是比较完好。尤其墙头的雕刻,还很清楚。这是一座一门三进的四合院。两边石阶是青石砌成的。保存比较完好,风化情况也不严重,年代不会太久远。
    在外院和内院之间,座落着的仪门到有点显得不堪入目了,顶部已经露天了,两边支撑的木柱子也快倾倒。但是仪门上内外两块牌匾却甚为惹人注目。外面的牌匾上面写着‘积德者昌’,‘积德者昌’这四个大字在古代无论是官宦还是商人亦或是地主家都是比较常见的。但是内院的牌匾上的四个大字却更让人遐想连篇。‘墨池香远’这四个字使得这个荒草丛生的小院充满了文人气息。而且‘墨池香远’这四个字,在任何时期的、任何人物的宅院里面都是比较罕见的。而且从这四个字直接可以看出当年董家大院的主人,一定也是一位文人墨客。只可惜后人沦落,竟没有守住这份难得的文明。但是仅仅这两块牌匾尤其是‘墨池香远’那块,从立意和内涵上,在我县甚至全上党地区都是十分罕见的。
    二院和三院之间的过厅已经被封住了,现在三院单独成一院,大门改在了北面。里面至今还居住着人家。
    说起‘墨池香远’,这师庄还有一处宅院,倒也用的上这个形容词了。那就是周进士院。
    话说周进士,是明末清初师庄的一位进士,具体姓名早已不得而知。而这周进士院正是当年周进士的宅邸。周进士院也是坐北朝南的一进三院,只是时光荏苒,这第一院早已经不复存在了,倒是院前门口蹲着的雄狮,还剩下下半身依旧守候在宅子门前。
    当我们真正进入院子的时候,其实已经是二院了。由于二院现在还有人居住,所以院子收拾的比较利索。并没有董家大院那种荒凉的感觉。而二院通往三院除了有一个过厅外,右边还有一个小门,门后是一条廊道通入内院。
    古代的封建等级制度深严,所以过厅大门平时是关闭的,一般人都是由门前右边廊道饶茹,只有遇大事或贵客莅临才开启。进入三院,地面时石板平铺,台阶都是长一米多、厚三十公分的整块砂岩。可以说颇有气势,而且南北厢房的四个窗户上分别雕刻着“福禄祯祥”四个大字。为什么说是南北厢房呢?这就是这周进士院子构造的新奇之处了,一般坐北朝南的四合院主房也是坐北朝南,而这周进士的主房却是坐西朝东。
    对于主房为主西面,是如何得知的?古人房间的主房一般都供奉有天地神位,门面向何方,这天地神位就面何方而供奉。因为只有随主房而设方有“气”,人有了“气”才能生存。而周进士院子的天地神位则落于西房之上。不过在古代四合院中,也有“左为上”一说,所以这周进士院子落于西边,便也不足为奇了。只 可惜,后人才气凋零,也或许是年代久远,人们对于周进士竟然一无所知,只是知道这出宅院曾近居住着一位进士。至于其他,已经遗忘的连记忆也不曾留下。
 
 3.jpg
 
周家大院——庭院深深锁绣楼
 
    据说师庄原来有过一位盛极一时的人物,此人也姓周,但是和前面的周进士却不是同一人甚至不是同一家。这位‘周家大院’里面究竟是什么人物,早已经无处考察,其后人也不知其祥,只是盲目的夸着自己的老宅:“看门上雕刻着龙,”“‘这座宅子里面的东西都是古董,可值钱哩。”不过通过这座大院可以肯定当年院子的主人地位却极其崇高却是不容置疑的。此时的宅子面前,虽早已荒草丛生,但是仍然掩盖不住这座老宅的恢弘之气。
    站在院子跟前,门楣上‘千祥云集’四个大字气势恢宏。而且‘千祥云集’这块大匾是用竹子所框。四个大字下面则是‘培世德’三个字;上边还有一个‘寿’字,赫然醒目。而且‘寿’字两边有龙一般的雕刻,栩栩如生。但是究竟是龙、麒麟还是蟒?不得而知,因为明清时期,民宅中雕刻龙虎者众多。而且古代关于龙、蟒的区别,历史没有定论。明人沈德符《万历野获编》记载说:[蟒衣为象龙之服,与至尊(皇帝)所御龙袍相肖,但减一爪。]又有《大清会典》记载清朝在服用蟒袍上的一条禁令,说:凡五爪龙缎立龙缎团补服……官民不得穿用。若颁赐五爪龙缎立龙缎,应挑去一爪穿用。根据这两条记载,一般得出五爪为龙、四爪为蟒的结论。大门两边有石刻的对联,但是早已看不清上面的字迹,只是用手摸上去,隐隐约约还能感觉到这几百年来,它所经历的沧桑。
    进入院内,这也是一个中四合院。院内的构造包括上面的雕刻,大都保存的比较完整,唯独主房上的天地神位有些破损。在东西两边厢房上的墙头上雕刻着荷花还保存清晰。60年代末的红卫兵“扫四旧”,往往将四合院中精美的砖雕、木雕、石刻、彩绘尽行扫荡,无数价值极高的艺术品,大多被砸成碎块,能得以幸存者为数寥寥。当年院子的主人却用泥巴将雕塑封住,并没有捣毁。所以院墙上、窗口上,雕刻的荷花、飞燕等雕塑都保存完好。细看院内的雕刻、亦或是装饰,全是一些荷、竹之类的雅致之物。可见当年的周家主人也是一高雅之人。
    在院子西边有十几阶台阶,台阶上面便是当年周家的绣楼。抬眼看去,只不过十几个台阶,但却给我一种恍如隔着千山万水一般,让人苦苦遥望,不见岸的感觉。上了台阶,左右两边的门早已不能通行,只有一个直径约二十公分的小洞,依然痴痴的眷恋在墙壁上。透过这个小窗口可以看见外面很多东西。可是对于当年绣楼中女子,也许这个窗口就是她的世界。
    不由脑中闪过一句“只留佳人闺中愁”。不知道多少年前,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子,独自蜷缩在这黑暗的绣楼之上,不见天日。纵使心中对外面的世界有百般期待,但是却走不下这十几节台阶,望不穿墙上的一个小小窗口。佛教有言:“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可是对于闺中哀怨的女子谁能给她那颗寂寞的心一点点安慰。对她们而言,也许苦苦期盼的都不知是什么,只是等待着自己出嫁,嫁一个自己从没有见过的陌生人,然后从此开始了自己另一个人生。
    “美人卷珠帘,深坐触娥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这首《闺怨》,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泪水难断,娥眉紧皱,纵然心中百般痛恨,却不知该恨谁。
    恨自己?恨自己没有生的男儿身;
    恨家人?恨他们将自己索困在这昏暗的绣楼之上;
    还是恨他?可是纵使自己哭的肝肠寸断,却不知该恨得人现在在何方。
    也许她最应该恨得是当初封建制度和违背人性自由的禁锢,让本来处于花季的女子,将青春埋葬在这与世隔绝的绣楼之上。
    也许还有很多人傻傻的看着绣楼,想着绣楼中的女子,心中满怀的是羡慕、爱慕之情,可是谁又能感觉到,你看着绣楼中女子怔怔出神之时,绣楼中的闺怨却透过小小的窗口溢了出去。世人怜悯痴情人的痴狂,却从未有人理解闺中人哀怨。
    可叹、可悲、可怜;
 
    在‘周家大院’不远处,还有一处小院子,只留下当年的小门依然矗立在哪里,门楣上“视思明”三个字就犹如闲云野鹤一般,躲在世人不曾留意的地方,宁静以致远。
    历史上很多东西现在早已无处寻觅,甚至连记忆都变得奢侈的时候,我们不禁叹息历史长河中,任何人、任何事都只不过是匆匆过客。就像师庄村的各个老宅旧院,文化气息随处可见、曾经也辉煌无比、可惜他们的后人却不曾记录;但是根据现在仅存的几所四合院,我们依然能感觉到当年师庄村的繁华。历史已成过去,我们只有祝愿师庄村的将来更加飞黄腾达。

 

(来源:上党新闻网
 
  保存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分享到:
 
      上一篇:上党东火村 明清“小皇城”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新闻中心:   县区人文   县区焦点   数字报刊  
  推荐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繁华深处的师庄老宅
长治县新闻网 上党东火村 明清“小皇城”
长治县新闻网 南和——和秉清老宅
长治县新闻网 东掌村、振兴村获全国生态建设荣誉
长治县新闻网 繁华深处的八义古镇
  热点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繁华深处的师庄老宅
长治县新闻网 上党东火村 明清“小皇城”
长治县新闻网 南和——和秉清老宅
长治县新闻网 东掌村、振兴村获全国生态建设荣誉
长治县新闻网 繁华深处的八义古镇
山西·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主办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2008552号 山西中联科创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关键字: 上党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