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黎都文人
 
李贵珍:一个返乡知青的人生轨迹
 
 
2019-05-13 11:31:35  来源:上党全媒体 崔保锁 冯安顺 司中枢/文 向 峥/图
 

 1.jpg

2.jpg

3.jpg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因为出自开国领袖之口,这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就有了巨大的鼓舞性和号召力。上世纪60年代,伴随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热潮的兴起,各地农村出身的初高中毕业乃至大学毕业生也纷纷返乡务农。就是在这种形势的激励下,1964年8月1日,时年22岁的李贵珍携一纸文凭,挑一卷铺盖,决然欣然地走出长治二中校门,兴致勃勃地踏上了回家的路。
       不吃皇粮思务农
       李贵珍出生于1942年,自幼家境贫寒,一家老小全靠父亲种二亩薄田勉强维持生计,常常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解放后分得了土地、房屋和农具,生活有了转机。父亲把美好的未来寄托在自己的儿子身上,盼望他读书成材,当大官挣大钱,光宗耀祖,幸福全家。
       李贵珍也真是块读书的料,入学后顺风顺水,一路攀升,1961年以优异成绩考入长治二中。在长治求学时,正值“知青运动”最火爆的年月,周明山、董加耕、邢燕子等知青的先进事迹陆续见报,引起轰动。“听从党的安排,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接受锻炼和考验”成为当时最响亮的口号。
       这期间,李贵珍的思想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在他的潜意识中,父亲长期灌输的“读书做官论”是那样狭隘自私迂腐可笑。他觉得,只有听从党的召唤,在自己所挚爱的黄土地上摸爬滚打,奉献出全部的青春和热血,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那才是最荣耀的。于是,他暗自决定:高中毕业后不升学,不找工作,立志返乡务农。当他将自己的意愿讲给父亲的时候,父亲勃然大怒道:“放屁!全家人省吃俭用供你念书,难道是为了回家打土坷垃?你不嫌败兴,我还嫌败兴哩!再犟,我揍死你!”
       李贵珍是个有主见的人,正所谓“认准一条道,九牛拉不回”。任凭父亲好说歹说,正说反说,他愣是不改初衷。
       返乡后的当年10月,我县大量招收公办教师。作为优秀高中毕业生,李贵珍只要前去应考,准定会被录用,父亲催他好几次,他横竖拗着不去;有人介绍他去县银行上班“吃皇粮”,也被他婉言谢绝。
       荫城镇中村位于长陵公路西侧,是个依山临水的村子。清亮的陶清河像一条闪光的玉带,昼夜不停地在村头缓缓流淌;西山虽然并不高峻奇险,却松柏苍翠杂树葱茏,在一马平川的上党盆地,也算是一道独特的景观。
       村子好,人也好。李贵珍高中毕业生返乡务农,虽说有悖常情,却并未招致多少侧目和非议。老支书安根大叔亲切地对他说:“难得你这位大秀才回来了,咱村正缺少识文断字的,连个管账的都选不起来,你就当会计吧!”
       就这样,李贵珍返乡不久便当上了村里的会计。当时,因为村上“文化人”奇缺,李贵珍不仅能写会算,而且手脚勤快,为人谦和,所以凡与“文”有关的事,都一股脑儿推给他:作计划、写总结、搞预算、填报表……甚至有人写入团、入党志愿书,也找上门来要他“代笔”,从早到晚忙得团团转。有人问:“干这么多活儿,一分额外报酬也没有,你没意见吗?”他呵呵一笑:“这说的哪里话,我只不过多读了几年书,大家把我当宝贝,教我干这干那,我都高兴不过来,哪还有什么意见!”
       自任职之日起,李贵珍起早搭黑,废寝忘食,一门心思搞工作。不仅账目管理得清楚规范,井井有条,没有丝毫徇私舞弊现象,而且不讲条件,不计报酬,干了许多“份外”工作,因此在干部和群众中声誉鹊起。1965年12月,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1968年3月,又以绝对优势当选为中村大队革命委员会主任。
       文革中的“世外桃源”
       李贵珍当选中村大队革命委员会主任之时,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狂飙已扫荡了共和国的每一个角落。满街大字报,到处“红海洋”。“造反有理”、“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口号喊得震天响,文革的火越烧越旺——“革”的范围越来越大,“革”的对象越来越多。一批又一批各级党政领导干部、文化艺术界名家巨匠以及其它各界社会精英被揪斗、被殴打、被关押、被剃成阴阳头挂牌游街示众。
       从1968年起,包括长治县在内的整个晋东南地区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武斗。各组织各派别之间因立场观点不同而反目成仇,刀兵相见,就连长治县最高学府——韩店中学这个文人聚集的地方,都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并有三名学生在武斗中丧生。好些农村的红卫兵组织也离开世代坚守的黄土地进城起哄。长子县刘周娃的一颗燃烧弹,使长治面粉厂的数十万斤小麦顷刻之间化为……面对失控的局面,李贵珍只能顺时应变,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设法稳定局势,减少损失。
       运动开始不久,社会上便出现了打砸抢。中村街上也有人张贴大字报,个别人故意寻衅滋事,唯恐村上不乱。李贵珍发现苗头不对,心急如焚。为了避免局势进一步恶化,他在各种会议上和公共场合大声疾呼:“搞运动不能走歪门邪道。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吃饭第一’。我们当农民的,就是要种地,要打粮食。如果全国的老百姓都放下锄头去当‘运动员’,把地撂荒,到头来,工人吃啥?干部吃啥?解放军官兵吃啥?我们自己吃啥?谁能靠喝西北风活命?”
       他责成专人,将“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的大幅标语挂在街上,写在墙上,贴在办公室里。还安排全体革委委员深入群众,观察动向,一发现风吹草动,立即针对性开展工作,把各种不安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
       不仅如此,在那些异乎寻常的日子里,只要工作允许,李贵珍常常一大早就扛起锄头上地,用自己的行动去影响周围群众。村上好些人说:“人家李贵珍是知识分子,每天读书看报听广播,形势看得透,政策吃得准,他都带头上地了,咱还胡闹个啥?现在不把地种好,以后老婆孩子谁养活?”
       就这样,由于干部与群众协调配合,共同努力,所以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革命中,中村大队没有打砸抢,没有夺权,没有武斗,人们一如既往地过着平静的生活,从事正常的生产劳动,从而成为十年浩劫中的“世外桃源”,李贵珍功不可没。
       以企兴村谋发展
       文革中未受到干扰破坏,领导班子团结务实,自然要谋求发展。可是在那样一场空前的雷霆风暴中谈发展,未免太“不合时宜”。思来想去,犹豫良久,再三斟酌,李贵珍决定横下一条心,斗胆“逆潮流而动”。
       文革前,党和政府关于农村工作的大政方针是“以粮为纲,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但具体实践起来却困难重重。彼时集体和个人都穷得丁当响,别说搞农建办水利买农机,就是办一个小型养猪场,也得盖棚舍买猪苗备饲料,没有足够的启动资金,就是神仙也束手无策——钱,已成为制约农村经济发展的瓶颈。如何才能突破这个瓶颈,实现生产运作的良性循环呢?李贵珍在苦思冥索。
       他首先想到开煤矿。国家勘探队已经查明,不仅中村一带,整个长治县地层下面就是一个大煤田。煤质好,总储量约42亿吨。如果能源源不断的挖出来,不就能兴村富民吗?想归想,要真正纳入计划,还必须考察现实的可能性。
李贵珍爬山涉水,到好几处煤矿走访咨询。业内人士告诉他,开煤矿可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要建房,要掘井,要抽水,要通风,还必须购置开采、装运、起吊的全套设备,至少需要20万元的巨额投入。20万,好个吓人的数字!它像一座无形的大山横亘在面前,无奈,李贵珍他们只好暂时放下这桩心事。
放弃“好高骛远”,立足小打小闹。李贵珍把目光转向青石与黄泥——把青石烧成石灰,把黄泥烧成砖块,不照样能赚钱吗?
       1968年春,两个投资不大、技术含量不高的“短平快”项目正式投产。烧制的石灰雪白无夹生,出窑的砖块火候足,造形规整,遇水不爆不裂,都是上好的建筑材料。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销路不好——石灰5块钱一车,砖2分钱一块还卖不出去。
       是啊,此时正逢举国上下搞“文革”,各级领导班子半数瘫痪,还会盖楼堂馆所?公职人员每月挣三四拾块工资,老婆是农村户口的,粮款都凑不齐,谁家盖得起新房?社员上地挣 “大寨工”,一个劳动日兑现3毛、5毛,能兑现8毛、1块的就算“高标准”,连柴米油盐都买不起,还去兴工动土?
随着时间的推移,卖不出去的砖块一垛挨一垛屯满场地,销不出去的石灰淋雨后变成一堆堆随风飞扬的粉末。万般无奈,创办不久的砖窑与灰窑只好停产歇业。
       煤矿流产了,砖窑、灰窑停产了,并不代表李贵珍会自暴自弃、偃旗息鼓。他在反思中窥察商机、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投入下一轮拼搏。
       1969年后,文革风浪渐趋平缓,中央在大政方针上作了某些调整,国民经济有所恢复。
       一天早晨,李贵珍在野外散步。他望着满沟满坎白花花的陶土眼前一亮:毛主席号召“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提倡“藏粮于民”,缸是粮食的最佳储器,如果就地取材开缸窑,肯定有较好的发展前景。他将自己的想法讲给大家,得到普遍支持。
       几经周折,1971年4月,粮缸试产成功。缸体溜圆,釉质光亮,不透气,不渗水,敲一下声如洪钟,确为缸中上品。大队安排营销人员四出招商订货,销路大畅。不仅在当地热销,还装上火车,一批又一批销往多个省区,年利润在5万元以上。——在当时,这可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哩!
       不久后,李贵珍又精心筹划,创办了大队翻砂厂,浇铸铁火、铁锅、铁管和下水道铁箅等。做工细,质量高,销路好,经济效益也相当可观。
       两个小型企业的成功创办,使集体的家当日渐丰厚起来,社员的劳动报酬从每工6毛钱猛增到9毛钱,全村男女老少人人心满意足,个个笑逐颜开。
       乘势率先开煤矿
       1978年,中央召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彻底改弦易辙,把全国人民的主要精力从阶级斗争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邓小平“发展才是硬道理”的著名论断得到普遍认同,我国经济发展逐渐步入快车道,日益勃兴的乡镇企业被称赞为“异军突起”……
       1980年,李贵珍担任中村党支部书记之后,中村党支部积极配合中村公社党委,把党的组织建设、思想建设、作风建设与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发展与建设紧密结合起来,着力推行“三联三包五到家”,创造了一套农村基层党建工作的成功经验,被誉为“党建一枝花”,成为全县、全区及至全省的先进典型。
       此时,无论“大气候”还是“小环境”,都为李贵珍提供了大显身手的广阔天地。在一次支委会上,他振振有词地说:“我们要办矿。政策允许,条件成熟,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们要把地下的资源变成手中的财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中村开煤矿的消息像长了翅膀四处传扬。河南某工程队找上门来,要求承揽掘井工程。队长一进门便放下2000元现金和一块上海牌手表作为“登门礼”。这可是一颗重磅的糖衣炮弹,足以俘虏一个不健康的灵魂。
       李贵珍不是样板戏中那些“高大全”式的人物,他有私心,有贪欲,也想把日子过得稍微滋润一点儿。当时尚未发行百元钞,厚厚的一沓票子和名表摆面前,具有强大的诱惑力。李贵珍脑海里也确实出现了“私字一闪念”。但他毕竟有良知,有识别和抵御歪风邪气的能力,再大的诱惑也不至于使他财迷心窍利令智昏。经过短暂的思维调整之后,他严肃地向对方讲:“这份厚礼我不敢‘笑纳’,要承揽工程,不仅要竞价投标,还要考察你们的技术水平和施工质量,而且不是我一人说了算,要村委会民主协商。”
几经辗转,最终以8万元的优惠价承包给了浙江某工程队,队长郜同兴。双方于1981年3月8日签订了书面合同,随即开工动土。
       与此同时,李贵珍另外组织了两套人马。一套搞地面设施建设,烧荒伐树,平整场地,修建办公室、宿舍、食堂、澡塘、厕所等;另一套搞职工队伍建设,招聘人员,组织学业务,学管理。还特意聘请兄弟矿技术人员讲解安全作业的一般常识和操作规程,讲解冒顶、透水、瓦斯爆炸和粉尘污染的防范和临危应对办法。
       矿井直径2米,深80米,挖掘砌甃工程如期告竣。三通——通路、通水、通电均按计划付诸实施,其它后勤准备工作也基本就绪。可就在即将正式投产的紧要关头,资金却出现了缺口。筹资的潜力已挖掘殆尽,而好些不可或缺的机器设备尚未购置到位。怎么办?李贵珍搜肠刮肚,无计可施。万般无奈,他召开支村两委会民主商讨,试图群策群力解决问题。这还真是个好办法。有人说:“咱村的冯政在中央煤炭部十处工作,好歹是个当干部的,咱登门求助,看他能不能帮得上忙。”
       李贵珍一听这话,把桌子一拍当机立断:“这是个好主意!他那么大个单位,只要肯于帮忙,我们的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为了解燃眉之急,李贵珍不敢丝毫怠慢,提10斤小米、20斤山药蛋,与村委主任张长玉、副业主任王元则立即动身,从长治火车站直奔遥远的河北武安。这一去,可真是“瞎草鸡碰上了米布袋”。
       冯政不忘故土之情,殷勤地接待了他们。冯政在邯邢煤炭基建指挥部(是煤炭部十处的下属单位)工作,手握实权,又“专业对口”,解决李贵珍他们的问题只不过是区区小菜一碟。冯政亲切地说:“家乡有困难,我理应尽力帮助。你们列一个清单,打一个借条,这里只要有,全部无条件借给你们!”
       第二天,李贵珍在当地雇了一辆十轮大卡车去拉货,钢丝绳、卷扬机、切割式采煤机、吊车、焊井架用的钢材……装得满满当当,全是带包装的,没有一件是“退役”下来的旧东西!
       1982年9月26日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矿上出货了!
       天则破晓,井架上红旗飘扬,矿井周围人潮涌动。一阵啪啪啪的鞭炮响过,卷扬机的马达轰响起来。一篓篓“乌金”闪着亮光从坑下提到地面,转瞬间便堆成一座小山。人们欢喜雀跃,载歌载舞,欢庆的锣鼓响彻云霄!
       煤矿正式投产后,恰逢煤炭市场最疲软的时候。煤炭销不出去,资金无法流转,工人发不了工资,人人垂头丧气,个个怨声载道。一天,李贵珍到矿上检查工作,一个愣后生气呼呼地迎面走来,“啪啪”搧他两个耳刮子。因为出手重,李贵珍又猝不及防,顿时鼻孔流血,腮帮肿痛,耳朵嗡嗡作响。有人报了案,民警拿着手铐来抓人。李贵珍摆摆手:“年轻人一时火起,让他写个检查算了。工人发不了工资,我也有责任。”
       第二天,他与村委主任共同商讨办法,主动外出联系业务,逐渐打破僵局,走出困境。
       随着国家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巨大变革,星罗棋布的三资企业雨后春笋般地迅速崛起,能源显得异常紧缺,从而拉动煤炭市场破天荒地发生着戏剧性变化:产量供不应求,价格一路飙升。李贵珍审时度势,与支村委主要领导共同合计,于1985年自行设计、自行施工,在原矿井西南方向200米处又打了一口直径4米的大井。产量翻番,效益翻番,年收入在40万元以上。
       春华秋实总关情
       李贵珍与张长玉通力合作,带领支村两委领导班子,与广大群众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发愤图强,艰苦创业,不仅增加了集体收入,而且安排百余人到村企业上班,还带起一批搞运输、搞销售、搞加工、搞服务的个体户,集体和个人都富起来了!
       对于公共积累部分,李贵珍廉洁自律,严格把关。不铺张浪费,不胡支乱用,任何人都不得以任何方式据为己有。他昼思夜想,耿耿以求的是如何“把钢用在刀刃上”。
       首先着手 “以工哺农”——种地的不抓农业,丢掉本份,岂不是咄咄怪事?那时还是“大集体”,村上拿出大笔资金来搞农建,办水利,购买优质化肥、优良品种,搞秸杆还田,扶持群众养猪积肥……
       由于采取了多种有效措施,粮食产量逐年上升。1973年平均亩产高达1021斤,在长治县东南山区独占鳌头,光荣地出席了1974年冬季在平顺县西沟召开的劳模表彰大会。
       1988年秋,全市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口号是:“珍惜方寸土,留给子孙耕。”中村又出“大手笔”。经过详细考察和科学论证,李贵珍与张长玉做出决策:投资10万元,开山取石,在陶清河东侧的漫漫河滩上筑坝围田。从始至终历时两个月,顺河水走向筑起千米大坝,然后发动群众车拉、肩挑、手提,在附近山上取土垫地,扩大耕地面积近100亩,翌年即收获小麦3万多斤,被誉为长治县农建工作的一面旗帜。长治市政府奖锦旗一面、奖金8万元,
       发展和建设是相互制约又相互促进的辩证关系,李贵珍在抓发展的同时,始终没有忘记抓建设,按他自己的说法,就是“建设与发展螺旋式良性互动”。——李贵珍毕竟是一位出类拔萃的高中毕业生,与一般农村干部相比,他的所作所为,往往蕴含着更多的科学分析与理性思考。李贵珍同志在中村担任主要领导职务历时40年。现将其在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方面的主要业绩按时间顺序罗列如下:
       1986年投资2万元,打吃水井一眼,免费将自来水管道铺进每一农户,全村群众都吃上了清洌甘甜的自来水。
       为了丰富群众业余文化生活,充公发挥文学艺术的感染教化作用,李贵珍个人牵头,投资1万多元,组建“中村红义落子剧团”。共抽调具有各种艺术专长的青年男女50余人,聘请长治市艺校的专职教师亲临辅导。既表演传统剧目,也表演自编的快板、歌舞、短剧等,歌颂好人好事,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不仅在本村本县演出,还曾到周边8个县多次演出,几乎场场爆满,观众好评如潮。
       1990年投资10万元,建成一栋集教室、实验室、图书室、仪器室和教师办公室于一体的二层教学楼,并更新了课桌凳,购置了图书、实验仪器和体育器材,彻底改善了办学条件,结束了多年来学校占古庙,学生住危房的历史。
       鉴于古老的舞台逼仄破旧,村委办公室低矮潮湿用房不足的现状,1995年李贵珍自主设计了舞台与办公楼合二为一的“连体结构”,随即投资15万元,三月开工,七月建成。舞台端庄典雅,办公室宽敞明亮,并配置了漂亮的办公桌椅和时髦的沙发茶几,彰显了中村干部和群众与时俱进的做派和不甘居人后的精神风貌。
       为了优化居住环境,改良小气候,也为了村民出行方便快捷,于1995年投资15万元,将中村通往长陵公路的便道着力打造成 “精品一条路”。先用沥青铺设路面,然后以每株25元的价格从河南某林场购进千余株优种柏树苗,采取科学移栽、科学管理、党员具体承包的办法,不仅全部成活,而且20年来茁壮成长,毫发无损。如今树干粗壮挺拔,浓荫遮天蔽日,各种美丽的鸟儿出没其间,成为一条闻名遐迩的漂亮的林荫大道。
       2004年,李贵珍年事已高,主动让贤,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领着政府每年发给他的1200元生活补贴费,他很知足,一天到晚总是乐呵呵的。为了继续发挥余热,近年来,他又成天扛着锄头、打着赤膊,前往中村北河边的高坡上,斩荆棘,劈树丛,揭草皮,刨卵石……使亘古以来人迹罕至的荒僻之处变成一片疏松平整的耕地……

(来源:上党新闻网
 
  保存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分享到:
 
      上一篇:李贵珍:一个返乡知青的人生轨迹
      下一篇:郭万顺——抗日老兵
 
 
  新闻中心:   县区人文   县区焦点   数字报刊  
  推荐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牛国军------从大山里走出的雕塑艺术家
长治县新闻网 郭万顺——抗日老兵
长治县新闻网 李贵珍:一个返乡知青的人生轨迹
长治县新闻网 郭万顺——抗日老兵
长治县新闻网 李贵珍:一个返乡知青的人生轨迹
  热点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牛国军------从大山里走出的雕塑艺术家
长治县新闻网 郭万顺——抗日老兵
长治县新闻网 李贵珍:一个返乡知青的人生轨迹
长治县新闻网 郭万顺——抗日老兵
长治县新闻网 李贵珍:一个返乡知青的人生轨迹
山西·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主办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2008552号 山西中联科创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关键字: 上党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