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干板秧歌
 
炉圪道迸发的耀眼铁花
 
——干板秧歌的起源、发展及其旺盛的生命力
 
2019-05-10 10:29:10  来源:上党全媒体 贾圪堆
 

    干板秧歌是一个由劳动人民所创造、自编自演、自打自唱、自娱自乐、自欣自赏的民间小曲种。是炉圪道里迸发出的耀眼铁花,是植根于上党大地民间沃土上的一支瑰丽奇葩。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流传广泛,影响深远,魅力根深蒂固。

一、干板秧歌的起源及生成地
    干板秧歌起源于长治县西火地区。西火位于长治县东南山区,东与壶关县搭界,南同高平、陵川县接壤。西火地区不单指西火镇所属各村,而且包括与其相邻的一些村镇。这些地方, 煤铁资源丰富,挖煤、冶铁、打制日用铁货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历史上是煤铁生产的重要基地,素有“煤乡铁府”之美誉。尤其是西火地区的铁货产销,不仅历史悠久,起源于春秋,兴旺于汉魏,鼎盛于明清,而且产量大,品种多,销路远,基本上村村有铁炉,人人会打铁,仅只有几十户的南大掌村,当时就有七十二盘打铁炉。据有关历史资料记载,明清时,这一带打铁的烘炉发达。由于铁业的兴隆,这里的好多村名都和打铁有关。据清《长治县志》所记,西火原为一片湖泊,人称西湖,后来湖水枯竭,渐成村落,冶铁、翻砂、锻铁的人越来越多,炉火熊熊,连成一片,昼夜不息,于是人们便按方位,将西边的村子称为西火,将东边的村子称为东火。而有些村庄则更加直接,干脆叫红台掌、断炉等。如今,这里的山后、桥头、东庄、西源、南掌、梁家庄、北大掌、西蛮掌等许多村子,都是坐落在连绵不断的铁渣山上。但打铁本身是一项烟薰火烤、生产分散、枯燥无味的重体力活。打铁匠在通红的烘炉前光着膀子、挥汗如雨打制铁货时,为了协调师徒之间的动作,师傅指挥徒弟,就要喊出一些口令,单调的动作持续久了,心里就闷得慌,也要亮开嗓子吼上几句。日子久了,随着叮叮当当的锻打节奏,就渐渐地哼出了一些比较固定的调子来,形成了劳动号子,起着统一步调、协调动作、消除疲乏、解除烦恼的作用。慢慢地这种小调哼得久了, 师徒二人一盘炉,你锤我锻手不住,信口开河唱两句,协调配合烦燥无。至今当地百姓中还流传着这样几句俚语:“每天吃上三顿饭,炉圪道里站一站。信口开河吼一吼,姑娘媳妇不敢瞅”。后来,打铁匠又不经意地自编一些词配了进去。什么“日头上来一杆高,梳头洗脸把地扫”,什么“日头上来一杆高,小姐就把金莲绞”。鉴于它源于劳动,孕育在打铁的炉圪道里,因此,人们就把管它叫“炉圪道(打铁炉子)秧歌”或“红板秧歌”。再后来,逢年过节,这些铁匠师傅也在街巷、院落、田间、地头尽情地哼唱这种小调,人们又把它称为“地圪圙秧歌”。就这样,这种毫无定势、随口即唱的劳动号子,渐渐有了比较固定的板腔,并在民间广泛流传,逐步成为民间自娱自乐的一种文艺形式、民间小调。由于这种秧歌小调开始没有乐器伴奏,后来虽然加上了少许打击乐器,但仍然显得干圪吧吧的,於是,人们给它起了个形象的名字——干板秧歌。另外,这种民间小调在煤窑的窑工中也广为传唱,窑工们上班、下班、上货、下篓时,皆要扯开嗓子唱上几句,什么“两快石头夹一块肉”,什么“小黑驴,驼黄米,一驼驼到牙门里,牙门圪呲开,吓得小黑驴蹦出来”,如此,等等,颇有“凤箫箫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
二、干板秧歌的曲折发展过程
    干板秧歌起源于劳动,流传于民间,最初没有乐器伴奏,没有固定的歌词, 一般都是看到什么唱什么,想到什么唱什么,看山说山,看水说水, 即兴编词,开口就唱,因此内容五花八门,包罗万象,。既有弘扬好人好事的,也有抨击恶人恶事的; 既有反映辛勤火热劳动场景的,也有歌颂美好缠绵爱情生活的;既有针砭时弊、发泄内心不满情绪的,也有家长里短、儿女情长趣闻轶事的;既有叙述历史故事的,也有畅想美好未来的;既有情调高亢向上、鼓舞士气、激励斗志的,也有趣味低级、黄色下流、晦淫晦盗的。后来一些文人学士也将一些文学作品、历史故事、民间传说、戏曲剧本,改编成干板秧歌唱本,供民间演艺人员打坐场演唱,一段唱腔讲述一个生动的故事,一出剧目塑造几个鲜活的人物,观众听着十分过瘾。比如《三顶灯》、《当皮箱》、《打酸枣》、《打棒槌》、《背板凳》、《洗裹脚》、《打春桃》、《金风屏》、《双许亲》、《双凤配》、《双姑贤》、《碧玉簪》、《聚仙炉》、《东关会》、《烧陈府》、《访江南》、《打南阳》、《忠孝碑》、《姑嫂摘瓜》、《桂英来保》、《二姐思夫》、《凤英骂街》、《苏姐姐梦梦》、《小二姐拜节》、《十二月观花》、《赵兰英进京》、《小豁豁磨豆腐》、《楞不腾接姑姑》、《三国演义》、《水浒传》、《七侠五义》、《五女兴唐传》、《杀家》等。再后来,一些民间演艺人员又逐步配上些简单的乐器,如小鼓、大锣、梆子,有的还略施粉彩,按生、旦、净、末、丑化妆,效果更好,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干板秧歌的唱腔多是上下两句,唱两句敲打几下锣鼓,而梆子则是不停地跟着节奏砸,颇为热闹好听。起初,干板秧歌没有专门的演出团体,都是村上得散兵游勇,平时大都是随便哼哼唱唱,只有逢年过节才集中在一块唱个本头。尤其是正月里闹红火、耍故事,无论是踩高跷、跑旱船,还是舞龙、耍狮,中间都要有善唱干板秧歌的老把式,或扮丑,或装成老两口,上场即兴唱上几段。明末清初,乡间的一些落第的文人、秀才,冬天闲暇无事,经常三三两两聚集在炉圪道,一边取暖,一边听铁匠们聊天。对那些东家长、西家短的趣闻逸事,秀才们听得津津有味,并随口即兴或经过捉摸,编成一些朗朗上口的小段子供打铁人哼唱。到了清代,干板秧歌的演唱已相当普遍,基本上是人人会哼、村村坐场、随时可听、随处可见、盛况空前。道光到民国初,达到鼎盛时期,本县的西火、西源、井东、琚寨、苏店、看寺、西苗、坟上、窑沟、东坪、楼底、北和、须村、白家沟、南大掌等百分之八十的村子,都有了比较固定的秧歌班社,或叫自乐班,或叫同乐会,或叫三合社,或叫其它名称。由随地坐唱,发展到走街串巷走场子,后来又学习其它大剧种搬到戏台上唱,,渐渐地发展壮大了起来。清代,西火乐艺班的郭群益,不仅长得眉清目秀酷似女孩,而且天资聪敏,勤奋好学,领悟快,有创意,很快成为演唱干板秧歌的名角,一时名噪上党。而且干板秧歌还传到壶关、长子、屯留、潞城、平顺等县,并吸收地方小调的演唱特色,逐步形成了当地的秧歌。比如壶关秧歌就是由西八干板秧歌艺人杨鸿志传承、改造、创新的。杨鸿志,原籍河南林州合涧,1924年出生于八义镇西八寸,11岁在本村和楼底村窝班学艺,尤酷爱干板秧歌,“唱、念、坐、打”四工和“手、眼、身、法、步”五法,精进独到,表演逼真,唱红了州五府八(泽州五县和潞府八县),人称“草灰旦”、“楼底旦”。1947年到壶关县组建壶关秧歌剧团,任团长、书记,整理、改编、排练、演出了《打酸枣》、《雇驴》、《侍女登科》等一大批干板秧歌剧目,形成了打击乐、管弦乐一齐伴奏的壶关秧歌。再如襄垣秧歌,也是河南沁阳人张金川逃荒到襄垣上良安家后,随父到长治县西火打铁,学会了干板秧歌,回去后,把干板秧歌和襄垣小调揉合,形成的一种高亢激越的新唱腔。据有关资料记载,清同治年间,上党地区演唱干板秧歌的社班就多达几千个,这些社班走乡串村赶庙会,祝寿庆诞唱堂会,红白喜事凑热闹,深受广大人民群众欢迎。但干板秧歌在满足人民群众文化娱乐生活的同时,在流行过程中,也产生了一些消极作用,有些低级庸俗的唱段影响了社会风气,有些针砭时弊的唱段触动了官府利益,特别是揭露封建统治者三妻四妾、欺男霸女的节目,更为当权者所不容。于是,官府曾下令禁止演唱秧歌,有一个社班在演唱《打油堂断》时,就被当场责令停演。长治县寺庄村大庙的东墙跟还专门竖立着一通《禁止演唱秧歌碑》(现存长治县文搏馆)。 此碑竖形,圆首,通高105cm,宽32cm,厚21cm。全部文字如下:
   奉   官      禁      止      演      唱      秧      歌
    同 治 四 年 三 月     榖   旦      大 社   仝立
    但是,这样的行政手段是很难完全禁止住群众喜闻乐见的干板秧歌的。在广大农村,偏僻地区,干板秧歌依然是照唱不止,照看不误。清光绪23年,荫城村还成立了以演唱干板秧歌为主的公义会社班,演唱的剧目有《望月楼》、《联姻案》、《访江南》、《侍女登科》、《金镯玉环记》、《赵兰英上京》等。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建立民国之后,尽管社会动荡,战乱不断,但广大群众爱秧歌、学秧歌、编秧歌、唱秧歌的兴趣仍然不减,广大群众不仅从中感受到人间应该享受的乐趣,而且秧歌还成了革命战争中鼓舞士气、激励斗志的重要手段和工具,并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创作出了一批内容健康向上的革命化、大众化的好段子,如《送郎参军》、《支前路上》、《小二黑结婚》、《血泪仇》等。新中国成立后,干板秧歌这种传统的独特的文化艺术形式,得到了进一步的传承、发扬,、创新、繁荣、光大,大放异彩,而且新编了不少内容健康向上、反映时代特征的新本新段,如西源村编排的《收羊毛》、《闹满月》、《麻绳记》、《新羊工》、《巧送钱》、《兄弟应征》、《民兵的枪》等。干板秧歌已成为全县以至上党地区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除平常自娱自乐外,各乡镇村都成立了业余文艺宣传队,有些地方还建起了专业的秧歌剧团,挖掘整理传统段子,创作演出现代剧目,并培养起用了一批年轻演员,特别是女演员。八义镇窑沟村的李冬狗就是上党地区久负盛名的小旦演员,他扮相俊俏,唱腔委婉,唱《苏姐姐梦梦》、《风英女骂街》最拿手,在百姓中传着这样的顺口溜,“看了冬狗旦,三天不吃饭”。八义镇八义村的李元顺,善唱小生,他扮相端庄,声情并茂,尤其是在演唱《双许亲》中,他扮的桃公子,风流倜傥,特有韵味,每次演唱都能赢得一阵又一阵叫好声。东和乡南和村有个艺名叫疙瘩旦的,善演继母、泼妇、老旦,唱起来凶神恶煞、咬牙切齿,北呈乡须村名丑王招才,演出风趣幽默,引人发笑,还有西苗村名生和尚、道士二兄弟等,都是名噪一时得大腕名角。很快,干板秧歌,面貌一新,不仅登上了大雅之堂,有的还出县、到区、上省、进京参加过汇演。文革期间,文化战线,一枝独秀,百花凋零,干板秧歌这朵绽放于山野里的小花,也被视作“封、资、修”的东西,横加指责,乱遭批判。许多老艺人残遭批斗,身心受到严重摧残;鼓板服装导具严重损坏,演唱团体被查封取缔;一些传统剧目本头,被抄被烧,再已无法重新面世。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拨乱反正,文艺复兴,文化繁荣,干板秧歌也逐渐露头,重发新芽,重生新枝,重现新蕾,恣情绽放。近年来县宣传文化部门还多次举办干板秧歌大奖赛,2008年,干板秧歌又被山西省选入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予以大力保护,广为传承。一些老艺人再次开口亮相,登台演唱;一些优秀的传统段子,经过整理、加工、改编,重新面世;一些洋溢着时代特色、健康向上的佳作,也旧词翻新调,旧瓶装新酒,不断出现,,极大地丰富了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现年已八十岁的西火镇南大掌村的靳雪和,早年就是一个打铁匠,他十五岁拜师学艺,唱干板秧歌,无论是说唱念白,还是身段步法,一招一式,功夫扎实。表演感情真实,字正腔圆;唱腔圆潤饱满,惟妙惟肖。而且吹打敲奏,样样精通。当年他的表演,迷倒了一群大姑娘小媳妇,他的老伴就是他用干板秧歌和一把梳子、一个小镜子,“迷”到家的。如今他是干板秧歌少有的几个传承人之一。西火镇井东村七十多岁的李米贵老人,说起当年唱秧歌的红火经儿,他指着自家院子里铺的青石板深情地说,过去村里人在我家排练秧歌,把这些青石板都踩得坑坑洼洼的。西火镇东蛮掌村的杨保山、八义镇东坪村的          等人,至今还保存着清代和民国时的一些干板秧歌手抄本,虽然纸质已经发黄,但他们对干板秧歌执著的情、执著的爱,却永远磨灭不了、永远消失不掉。
三、干板秧歌的题材语言艺术特点
    干板秧歌起源于劳动,传唱于乡间,属于原生态艺术。其题材多取材于民间家庭纠葛和百姓生活琐事,很少有重大历史事件知名人物故事。其唱词恢谐风趣,明白如话,通俗易懂,喜闻乐见;其表演既粗犷泼辣,又细腻大方,生动活泼,韵味独特;其形式小段多,长段少,小戏多,大本少,唱腔多,对白少。申张正义,疾恶如仇;讽喻时弊,一针见血;故事生动,形象鲜明。其题材语言艺术特点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点:
    一是贴近群众,贴近生活。作为原生态艺术,它的地方性很强,它说的唱得的都和老百姓密切相关的人和事,都是群众日常生活中的人和事,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家长理短,儿女情长,种地喂猪,养儿攻书,经商做官,平反冤案,姑娘思汉,公子遭难,都是说唱的题材。如反映婚姻爱情、男婚女嫁的有《手帕记》、《双凤簪》、《对罗裙》、《双许亲》、《天齐庙》、《金凤屏》、《碧玉簪》、《双凤配》、《苏姐姐梦梦》、《崔连下河南》等;反映惩恶扬善的有《烧刘三》、《烧陈府》、《三岔口》、《当皮箱》、《烧仓》等;反映伦理道德的有《双姑贤》、《高台寺》、《双捉奸》、《打磨坊》、《打酸枣》、《忠孝牌》、《小寡妇上坟》、《凤英女骂街》、《小二姐拜节》、《三娘教子》、等;反映生活趣事并带有喜剧色彩的有《三倒换》、《打锅碗》、《三顶灯》、《姑嫂摘瓜》、《 子观灯》、《楞不腾接姑姑》、《小豁豁磨豆腐》、《生保媳妇发孩子》等。比如当地人几乎都耳熟会唱的《苏姐姐梦梦》:“苏姐姐正在南柯梦,忽听得门外有人声,上前去开开门两扇,原来是春桃秋菊来叫门。骂一声丫头不长眼,大不该把奴的好梦惊,我梦见你姐夫来娶我,八抬大轿摆在门庭……”,一字一板的自唱,竭尽想象,甜甜蜜蜜,活脱脱地把一个思春少女的内心世界和乡村的婚嫁情景表现得淋漓尽致。再如《打酸枣》,“日头上来一杆杆高,梳头洗脸把地扫,今日玉娇多高兴,不大一回就扫好了。昨天地里去送饭,看见南坡好酸枣,今个家里活不多,我和嫂嫂打酸枣……”,从头到尾,没有刻意的修辞,没有华丽的词藻,姑嫂之间亲切的私语,恋人之间涌动的真情,一下子就全都流淌了出来。人们听着听着,那满山满坡的红酸枣,那相亲相爱的激情,真让人口水漣漣。又如《姑嫂摘瓜》,“婆婆东庄走亲戚,家里剩下姑嫂倆,家里吃的没啥菜,没有摘下角和瓜。有心到红土洼摘个瓜,不如叫上小先花,低头走出房间来,叫声妹则小先花……”,轻轻的哼唱,娓娓的叙述,一幅生意盎然的农家生活场景一下子就浮现于听众眼前,让人觉得非常真实。再如《风英女骂街》,更是根据荫城的一件真人真事编成的。荫城是闻名遐迩的铁货集散地,万里荫城,日进斗金,富商来往很多。风英女二八妙龄,相貌出众,格外引人注目。但家境贫寒,母女相依为命,一个富商想调戏于她,便差人前去搭茬,被风英女一口拒绝,富商便恼羞成怒,用银钱雇两个地痞无赖用红土刷了她家的门(那时刷了门子就表示家风不正),这下激怒了母女,二人跑到大街上大骂一场,“烧灰骨半夜三更刷门则,就不怕绊倒跌死你”,“叫你天打五雷轰,连个尸首也落不齐”,“烧灰骨死在五荒六月天,狼拖狗咬挖他的黑心肝。”真正骂得淋漓,骂得痛快。
    二是插浑打趣,恢谐幽默。讽喻挖苦、喜笑怒骂,充满俚语方言;男女调侃, 土色土香,非常风趣幽默;姑娘小伙,吐露爱情,恣意率真大胆。无论是大本头,还是小唱段,都是一幅幅生动感人、耐人寻味的地方可民俗风情画卷。比如《三顶灯》,这是一个夫妻二人演唱的小段,就十分有趣。“二丑:只要不骂手不拧,给你跪下也能行。妻:再顶上这盏麻油灯!二丑:你说顶灯就顶灯,顶灯不是坏营生,只要你不把屁股拧,哪怕顶到太阳升。”再如《天齐庙》强跟和秋季的一段对唱:“(女)我愿吃你种的米,(男)我愿穿你逢的衣。(女)我愿一块去下地,(男)做活也要引上你。(女)在家我喂只老母鸡,(男)走亲戚我给你赶上驴。(合)一辈子不愿离开你”。你看,一对青梅竹马从小相爱的恋人,感情是何等的真挚、直率、大胆。
    三是通俗易懂,形象生动。人物刻画,细腻入微;景致描写,活灵活现。不拐弯摸角,不矫揉造作,无论是唱词还是道白,皆是张口就唱,随手拈来,都是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句子,充满了乡土气息和生活情趣,它犹如山圪梁上的野花,虽然没有牡丹、芙蓉那样雍容华贵,却有着奇花异草所特有的美丽和清香。许多台词让乡亲们一听,就觉得“似曾相识”,格外亲切,回味无穷。比如,《十二月观花》的唱词,从一月唱到十二月,将每个月里开的花,唱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正月里迎春花萌芽出土,二月里白草花应萌复生。三月里桃杏花一齐开放,四月里茉莉花四方周正。五月里五端阳五魁分红,六月里六牡丹丝断藕根。七月里珍珠花点点落地,八月里鸡冠花照满院红。九月里白菊花层层蕾蕾,十月里松柏树冬夏常青。十一月雪花儿飘来飘去,十二月腊梅花雪里藏生”。而《侍女登科》中的几句唱词:“柳叶眉,俊乘乘,双眼吊壳水灵灵。细皮嫩肉白生生,两个酒窝喜盈盈。杨柳小腰细宁宁,头上脚下匀称称”,又是如此的形象生动、韵味独特,这样的语言,可以说载干板秧歌中是屡见不鲜的。再如《双姑贤》中婆婆,听信算卦先生枉言,认为儿媳是八败星,逼子休妻,并滥用家法,责打儿媳的一段唱:“一见贱人跪在地,倒角老身恼心中。上前抓住青丝发,把贱人按在地溜平。这家法不解我心头恨,水缸内拖出来水蘸麻绳。从上打来从下打,打得她浑身是血印。这家法不解我心头恨,墙头上拖下红头圪针。从上搠来从下搠,搠得她浑身是圪针。这家法不解我心头恨,我把破鞋拿手中。从上打来从下打,照住圪针往里钉。这家法不解我心头恨,我把锥子拿手中。从上剜来从下剜,剜得她浑身是窟窿。这家法不解我心头恨,我把花椒拿手中,一个窟窿塞一颗,麻又麻来疼又疼。你快快去了倒还罢,不然老娘把烙铁红”。活脱脱一个恶婆婆的形象,活灵活现,脱口而出,跃然纸上,
    四是内容丰富,回味无穷。干板秧歌虽然属戏曲艺术苑圃中的一支小花,但由于它起源于民间,吸收了人民群众中流传的大量民间故事、趣闻轶事、民俗风情,因此唱词更显得生动、活泼、耐人寻味,许多历史故事、民间传说、生活趣事都在演唱中自然地予以流露,既丰满了人物,又给人以新鲜感。如《打磨坊》中,继母虐打玉兰,为儿子刘旺长所见,忍无可忍,同妹妹一起教训母亲,虚张声势打母的一段对唱:“我打你一人一马一杆枪,我打你二郎担山赶太阳。我打你三山赶在紫金树,我打你四马投胎小齐王。我打你五人五马来破曹,我打你镇守三关杨六郎。我打你七郎苦死芭蕉树,我打你把,郎北国不还乡。我打你九里铺上说韩王。我打你十里买布属霸王。十一堂前夺光锁,十二甘罗为宰相。十三太保李从孝,十四推倒王进张。十五怀胎红五一,十六元霸烧瓦岗。十七夜打登州府,十八罗通来投唐。十九刘秀坐天下,二十八宿刮王莽。”看起来是胡圪嚼八圪扯,但却一句一个历史典故,既觉得风趣幽默,又让人回味无穷。
四、干板秧歌的唱腔音乐板式
    干板秧歌的唱腔在传承和发展的过程中,逐步融入了一些地方腔调,形成了两种基本板式、三种基本唱腔。两种板式:一是短板,七字句为主,其音节基本为︱××︱××︱×××︱;一是长板,亦称慢板,十字句较多。其音节基本是︱×××︱×××︱××××︱。比如,《姑嫂摘瓜》中,一百七十多句唱腔,几乎全是七个字的短板,而《烧刘三》中,全本近一万字,共九十句,就有八十五句是十字句的长板。干板秧歌的唱词,偶尔也有五字句和八字句的,但唱起来容易顶板、啃板,不利于起板、送板,不利于叙事、抒情。三种唱腔:一是府腔,二是州腔,三是平腔。府腔以潞安府方言为主,州腔以泽州方言为主,平腔以高平方言为主。一般分上下句演唱,唱两句加奏打击乐过门,也有唱四句加奏打击鼓点的。声长韵短,配乐简单,打罢就唱,唱罢就打,干净利索。干板秧歌的演唱基本上采用二人对唱、三人对唱或多人对唱的形式,除有个别小段是由一个人一口气唱完外,一般都是你唱一句,我接一句,你来一段,我续一段。道白少而短,唱段多而长。多数是用唱词代替道白,既押韵乐感性强,又符合歌之本意,承转起合显得流畅而不留痕迹。如《打磨坊》全本近三千字,二百多句,道白只有“活过来,有气无气”这么一句。《算粮》中王宝钏的一个唱段就多达一百一十句,事情的前因后果、十八年的辛酸苦辣,演员要一口气圆圆满满地唱下来,没有一定的功底是很难胜任的。从演员的扮相角色看,干板秧歌起初只有“小生”和“小旦”两种,剧情简单,短小精悍,直到清咸丰年间,“生、旦、净、末、丑”各种角色才逐步齐全。但唱腔变化并不大。
五、干板秧歌的抢救传承光大
    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干板秧歌的抢救和传承迫在眉睫。这是一项系统工程。步入新世纪以来,随着文化的繁荣和发展,干板秧歌的抢救、保护、传承,已列入了各级政府和文化部门的重要议事日程。全县多数乡镇村,恢复和组建了干板秧歌业余演唱队伍,不仅挖掘、整理、编排了一些失传多年的老唱段,而且新编、创作、演出了不少反映时代特色的新剧目。尤其逢年过节、生日祝寿、红白喜事,不少群众都要请一些名角唱上几段干板秧歌,以图红火。县里每年还专门举办一至两次干板秧歌调演大赛,推陈出新,发现苗子,培养人才,繁荣创作。但由于文艺舞台百花盛开,一些高雅优秀的文艺形式快速繁荣、普及,一些张扬个性的摇滚流行音乐的传播、推广,干板秧歌这种土生土长的原生态演唱形式,在年青人群中会唱的人越来越少,市场越来越小,形成了一个新的断层。如不及时加以抢救、保护、传承,就将自生自灭。俗话说,打窑拢戏,给钱聚气。干板秧歌如不及时加以抢救、保护、传承,就将自生自灭。因此,我们必须充分认识保护好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意义,列入议事日程,制定保护措施,积极创造条件,加大资金投入,合理开发利用,尤其是对一些目前尚在的传承人,要组织他们传艺、教学、交流,对一些优秀的传统剧目与唱段,要挖掘整理编印出版,对民间的一些业余演出社团和民间艺人,要给予支持、鼓励、提供方便。特别是各乡镇、村文化活动中心要把抢救、保护、传承工作,放在心上,拿在手上,使其进一步繁荣、光大。
(来源:上党新闻网
 
  保存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分享到:
 
      上一篇:盼丈夫
      下一篇:看看人家夫妻俩
 
 
  新闻中心:   县区人文   县区焦点   数字报刊  
  推荐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盼丈夫
长治县新闻网 炉圪道迸发的耀眼铁花
长治县新闻网 看看人家夫妻俩
长治县新闻网 打钉缸
长治县新闻网 山西长治县南宋干板秧歌《苏姐姐梦梦》选段
  热点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盼丈夫
长治县新闻网 炉圪道迸发的耀眼铁花
长治县新闻网 看看人家夫妻俩
长治县新闻网 打钉缸
长治县新闻网 山西长治县南宋干板秧歌《苏姐姐梦梦》选段
山西·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主办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2008552号 山西中联科创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关键字: 上党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