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地域文化研究
 
赵丽妃是哪里人?
 
 
2013-09-24 10:12:27  来源: 
 

 

[转载]【学术争鸣】赵丽妃是哪里人?
传说中的赵丽妃
唐玄宗的妃子赵美丽是长治人
——黄花街的一段唐朝爱情
文/郭安廷
歌伎出身
  公元1300多年前,在离潞州不远的泽州南门外有一条著名的娱乐街道,称为“花街”,这里亭台楼阁,歌舞升平。
  一天,豪华雅致的某娱乐坊,歌女正在弹唱,而台下的观众只有一人。就见那歌女体态丰满适度、举止娴静、端庄大方、俊目流盼。她边弹边唱,歌声婉转清丽;歌罢又舞,舞姿轻柔娇娜。台下专心致志的年轻公子身材颀长、气宇轩昂、头戴冠巾、手拿纸扇,频频颔首。
  歌女名叫赵美丽,是当时潞州和泽州两地很有名气的歌伎,她出身民间艺人世家,其父赵元礼是当地出名的艺人,老家就在今天的长治县西火镇。由于家庭贫寒,才艺俱佳的赵美丽从小就被迫背井离乡,从潞州来到泽州花街以卖唱为生。
  那位公子就是李隆基,也就是后来的唐玄宗。那是唐景龙二年(公元708年)4月,时年22岁的李隆基以临淄王、卫尉少卿(四品)兼潞州别驾的身份来到潞州。
 
坠入情网
  实际上,由于李隆基和父亲李旦受朝中的韦后排挤,他来潞州任职多少有些被贬的意思。多少有些夹着尾巴当官的李隆基,在潞州礼贤下士,勤于政务,颇有政声,在当时潞州人的印象中全然不是白居易在《长恨歌》中描写的“不早朝”的那位贪色误国的皇帝。闲暇时,远离京城的李隆基或在德风亭与文人们吟诗作赋,或吃酒远眺,或到处走走看看,更愿意欣赏歌舞演唱。
  就在那条花街,李隆基对赵美丽一见钟情,并坠入情网。赵美丽成为李隆基一生心爱的一位女人,很快被安排到潞州的居所。不久,他们有了爱情的结晶李瑛(本名嗣谦)。《旧唐书·列传第五十七》载:“瑛母赵丽妃,本伎人,有才貌,善歌舞,玄宗在潞州得幸。” 《新唐书·列传第七十一》载:“瑛母以倡进,善歌舞,帝在潞得幸。”
[转载]【学术争鸣】赵丽妃是哪里人?
 
 
唐玄宗李隆基
 
进宫受宠
  唐景龙四年(公元710年),25岁的李隆基独身进京朝见皇帝,见时机已到就留在京城策划了消灭“韦后集团”的斗争。睿宗上台后,李隆基因功以平王的身份被立为皇太子,仅过两年又当上了皇帝。
  赵美丽携子李瑛从潞州进了京城,被封为“三妃”之一的“丽妃”,从此过上了豪华的宫廷生活。
  赵丽妃进宫后,优越的生活条件使其更加漂亮和优雅,再加上本身就多才多艺,能歌善舞,虽然后宫内嫔妃如云,但仍无人可以与她相媲美。
  爱屋及乌,赵丽妃的家人也得到重用,其父赵元礼、其兄赵常奴于开元初皆任官,由于王皇后无嗣李瑛被立为太子,就连潞州都督府也被破格升为大都督府,成为当时全国的五大都督府之一。
香消玉殒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武惠妃成为唐玄宗的新宠,赵丽妃逐渐被疏远。
  武惠妃本是武则天从父兄子恒安王武攸止的女儿,即侄孙女。她在宫中时,“少而婉顺、长耳贤明、行合礼经、言应图史”,颇有贵戚华胄的风范,引起了唐玄宗的注意,随渐承恩宠。得宠的武惠妃像当年的武则天一样,逐步孕育了巨大的野心,她不但想取代王皇后,而且经常排挤赵丽妃。终于,失宠的赵丽妃于开元十四年(726年)去世,谥为“和”。
 
太子被杀
  武惠妃大约当了十年的非正式皇后,感到自己在宫中的地位已经稳定,便向太子李瑛发起了挑战。武惠妃心里清楚,太子不另立,即使自己当了皇后,也是随时都有危险的。武惠妃攻击李瑛首先从他的母亲身上发难,因为毕竟赵丽妃出身歌伎。
  这时已30岁的李瑛,已经明白宫中的斗争哲学了,知道武惠妃要从母亲的身世这个软肋下手开刀。立即安排人员对母亲当年卖艺的泽州花街突击“扫黄”,在一夜之间让整个花街变了样,并改名为“黄花街”,后来又改名“黄花厢”。
  事实上,昔日豆蔻年华的赵美丽从事的是干干净净的歌伎职业,守身如玉,否则那能赢得皇家子弟李隆基的青睐。即使这样,太子李瑛最终没有躲过武惠妃的陷害,于开元二十五年被废为庶人并遭杀害。
  存心不良的武惠妃,在李瑛死后夜夜噩梦缠身,忧虑成疾,也于同年12月在恐惧中病死,年仅39岁。可怜武惠妃机关算尽,到头来不仅自己没有当上皇后,而且儿子寿王李瑁也没有当上太子,可能令她更没想到的是,生前亲自千挑万选的儿媳妇杨玉环,竟在她死后投入了丈夫唐玄宗的怀抱。
 
旧地新颜
  那条黄花街的命运也像李瑛一样悲惨,就在他死后不久发生的安史之乱中,史朝义攻打泽州,黄华街几成废墟;接着五代十国的李克用七打泽州、宋初赵匡胤手下大将王全斌又火烧黄花街、宋金交战、金元交战……黄花街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战争摧残。然而,它的生命力是那样的顽强。清代时,这里开了27家皮金铺,成为全国重要的皮金生产基地,代表着古代皮金制作的最高水平。当时,只要一提起皮金,无人不知泽州,无人不知泽州黄花街。
  今天的晋城市黄花街是一条十分繁华的地方,商铺林立,高楼遍布,商贾如云,行人如织,俨然是古老晋城的一个文化符号,只是再也找不到一丝那段华丽的唐朝爱情影子。倒是在赵丽妃的故里——如今的长治县西火镇,村里人修建了唐王庙,以示对那位皇帝女婿以及赵丽妃表示纪念。
[转载]【学术争鸣】赵丽妃是哪里人?
 
上党晚报2月2日刊登的郭安廷文章

 
赵丽妃是西火人吗?
——与郭安廷商榷
文/申迷芳
  
《大文化·看吧》上期刊发了郭安廷的《唐玄宗的妃子赵美丽是长治人》一文后,在读者中引起很大反响,很多读者就这一观点来电来信谈了自己的看法。特别是读者申迷芳深入实地考察著文,就赵丽妃是否西火人阐述了自己的观点。本报特将此文刊登,以飨读者。
  同时也欢迎读者继续参与讨论争鸣。
——编者

  近日,笔者看了《上党晚报》“大文化·看吧”B4版一篇寻踪历史的《唐玄宗的妃子赵美丽是长治人》一文。颇多感慨。
  唐玄宗的赵丽妃是长治人,我想,这不应该成为异议,也应该是从古到今史学家认可的事。试看相关史料:《旧唐书·列传第五十七·玄宗诸子》“瑛母赵丽妃,本伎人,有才貌,善歌舞,玄宗在潞州得幸”;《新唐书·列传第一·后妃上》“初,帝在潞,赵丽妃以倡幸,有容止,善歌舞。开元初,父兄皆美官。及妃进,丽妃恩亦弛,以十四年卒,谥曰和”;《新唐书·列传第七十一·宗诸子》“瑛母以倡进,善歌舞,帝在潞得幸”。以上史料为笔者在网上搜索所看。至于长治的史志中,是否有记载唐玄宗和赵丽妃的文字,笔者没有详考。但可以肯定的是,赵丽妃是唐玄宗李隆基在景龙二年四月(708年)到景龙四年(710年)在潞州(治所在长治)兼潞州别驾时,认识并纳为妃子的,这已经有了定论。但赵丽妃到底是不是西火人,还有待商榷。
  作者郭安廷在“黄花街的一段唐朝爱情”《唐玄宗的妃子赵美丽是长治人》一文中,说“歌女名叫赵美丽,是当时潞州和泽州两地很有名的歌伎,她出身民间艺人世家,其父赵元礼是当地出名的艺人,老家就在今天的长治县西火镇。由于家境贫寒,才艺俱佳的赵美丽从小就被迫背井离乡,从潞州来到泽州花街以卖唱为生。”在文中,作者并没有引用赵丽妃是西火人的佐证。我不知道作者是故意没有“外泄”,还是手头没有相关资料。不过,既然作者说赵丽妃是西火人,就应该将一些史料引用于文中,才能使人心服口服。
  笔者是西火人,自然希望能挖掘出更多西火的历史人文。既然郭安廷把赵丽妃老家是“西火镇”的典故“爆料”出来,也引起了笔者的兴趣。西火虽为千年古镇,但丰富的地上文物,除去天紫(子)岭上的天下都城隍和老雄山脚下“翠岩古刹”的残梁断柱,其它的如东大庙、西大庙、四贞祠、老爷庙等等,早已灰飞烟灭,留在渐行渐远老人们的记忆里,渐渐作古。要想去寻找赵丽妃的印记,恐怕只能从西火的地域人文里,牵强附会地去探寻了。
  西火曾是长治县第一大村,放在远古的潞州,也非等闲小村。现在的西火村,从“人民公社”开始设东、中、西三个大队,改革开放后,设东、中、西三个村委会。有两千多户,是一个六千人左右的大村。请看西火村里的一些地名,颇蕴含一种大气。村正中间的小广场不大,但称为“京市”;没有什么大街,却把一些小巷称为“上街的”、“下街的”;西村因地势高,把去“京市”称为“下街去”,东村和中村叫“上街上”;西火明明是个村,往北有条巷子,叫“城壕的”;西火一律称周围的村落为“乡下”,仿佛西火是城市。如果要从地名上硬和赵丽妃来套,也许能“套出”一些,说明西火在历史上,说不定真是个唐玄宗和赵丽妃到过的地方。遥想那时的潞州别驾,免不了要到“天下都城隍”烧香跪拜,顺便到“老丈母”的老家西火看看,也是人之常理。
[转载]【学术争鸣】赵丽妃是哪里人?
西火村北的“城壕的”


  西火的东北约三四华里,有“上赵家庄”和“下赵家庄”两个村庄,这是不是能说明当年的赵丽妃家人荣归故里时建了“庄园”。那时的西火,地势低洼,时常遭受水灾,赵家庄地势高,又向阳,正是建房盖屋的好去处。
  西火老早就有个店铺叫“忠义和”,其中的“和”字,也正是赵丽妃死后,朝廷给的称谓“谥曰和”的“和”字。
  为了探寻赵丽妃是否西火人,我专门到西火走访了几位老者,大家说,没有听说西火出过“赵丽妃”,但是,在老雄山脚下,西火老爷庙西边不远的山岗上有过一个“皇娘墓”,现已无迹。老人们传说,古时候,有位皇上,和西火一位美女有过一段爱情,但皇上不敢让京城的人知道西火这位美女,没能把她带到京城,这位美女后来抑郁而死,皇上知道后,在老雄山脚下给美女选了一块风水宝地,建了一个“皇娘墓”。联系到西火附近有个“唐皇岭”是不是就是指唐玄宗呢?无风不起浪,无古不传说。许多历史,都是由一代代的人们口口相传而写就的。
  至于传说中的“皇娘墓”,是不是真有其事,是不是和“赵丽妃”有一定的关联,要考证,很难。我们不妨把它看做“赵丽妃是西火人”的一点传说吧!
[转载]【学术争鸣】赵丽妃是哪里人?
传说中位于老雄山脚下的“皇娘墓”


  作者郭安廷写的《唐玄宗的妃子赵美丽是长治人》,用“歌伎出身”、“坠入情网”、“进宫受宠”、“香消玉殒”、“太子被杀”、“旧地新颜”六个小段落,简述了唐玄宗和赵丽妃的爱情故事,故事和题目“赵美丽是长治人”,这些都没有什么新意,也没有什么值得商榷的地方。真正值得读者“讨论争鸣”的是,赵丽妃到底是不是西火人,笔者肯定愿意把赵丽妃这位“李隆基爱过的第二个女人”强拽到西火,也让老西火的“老”字,能多一点历史的痕迹。但是,在唐玄宗朝代大文豪张悦为赵丽妃写的追谥文中,说“丽妃赵氏,天水人也”,我不知道“天水”之意是什么,肯定的是,赵丽妃不可能出生于甘肃的天水;在网上查询的《新唐书·卷·七十六》中,下面有“于是在沁县就与赵丽妃有了亲密接触”、“故沁县丽人,能由倡家女册封为‘丽妃’,实属破格晋封,成为玄宗最初喜欢的‘第一女人’,故将所生儿子瑛封为‘太子’”。我不知道上面这些文字,是不是网络作者从《新唐书》中翻译出来的。这个“沁县”和现在长治的“沁县”是不是一个地方。再联想到“天水人也”,这“天水”,到底是哪里的“天水”呢?
  赵丽妃是一个能歌善舞的美丽倡伎。唐玄宗又富有音乐才华,能演奏琵琶、羯鼓,擅长作曲,对唐朝音乐发展有重大影响。这是赵丽妃“以倡幸,有容止”的缘由。文中说,唐玄宗是在泽州的“花街”认识了赵丽妃。假如唐玄宗真是在泽州遇见赵丽妃,这,也为赵丽妃作为西火人多了一点可信度。西火镇位于上党盆地南端,和现在的高平搭界,一过高平,也就是泽州。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作为西火的一个女子,到泽州做一名卖艺不卖身的倡伎,也是极有可能的。古时候,西火人做生意,就是到紧临的陵川、高平,再到泽州,下河南闯中原也是常有的事。
  上面说了一大堆,笔者只是说了一些赵丽妃是西火人的可能性,并没有什么资料。所以,赵丽妃到底是长治哪里人,还需要进一步研究。笔者在查资料时,还查到赵丽妃“本名不详”,看来,《唐玄宗的妃子赵美丽是长治人》一文中,赵丽妃的本名是不是“赵美丽”也可能是作者的一厢情愿。那么,作者又是如何得出赵丽妃是“西火镇”人呢?
  看来,要弄清赵丽妃到底是“潞州”哪里人,还需要《唐玄宗的妃子赵美丽是长治人》一文的作者拿出翔实的相关史料,证明赵丽妃是不是叫“赵美丽”,是不是“西火人”。同时,也希望有志于上党历史研究的学者,积极举证,来研讨赵丽妃的真实“老家”。
  如果大家没有什么异议,如果《唐玄宗的妃子赵美丽是长治人》一文作者又拿出了自己的佐证。那么,笔者就会在西火继续调查下去,看看“赵丽妃”到底给西火留下了什么印记。
 
[转载]【学术争鸣】赵丽妃是哪里人?
2月9日上党晚报刊登的申迷芳文章
与郭安廷、申迷芳商榷——
赵丽妃就是西火人 
文/靳波 郭存廷

  2月2日和9日,本报刊出郭安廷《唐玄宗的妃子赵美丽是长治人?》、申迷芳《赵丽妃是西火人吗?》的文章后,在我市引发热议。长治县的靳波和潞城市的郭存廷先后来稿,对赵丽妃身世予以探究,现刊发如下,以飨读者。

——编者
老早就听说过西火出过一个娘娘
  唐玄宗的后妃见于史籍者为数众多,其中赵丽妃是唐玄宗后宫之中最宠爱的嫔妃之一。众多资料显示,她本是潞州人,歌伎出身。《新唐书·列传第一·后妃上》载:“初,帝在潞,赵丽妃以倡幸,有容止,善歌舞。”《旧唐书·列传第五十七·玄宗诸子》载:“瑛母赵丽妃,本伎人,有才貌,善歌舞,玄宗在潞州得幸。及景云升储之后,其父元礼、兄常奴擢为京职,开元初皆至大官。”……唐玄宗于景龙二年(708年)至四年(710年)以临淄王的身份出任潞州别驾,在此期间遇到才貌双全的赵氏,喜爱至极,便纳为侧室。后赵为李生一儿子瑛,曾被立为太子。赵丽妃虽出身“伎人”,但很得玄宗的宠爱。因她长得美貌,又多才多艺、能歌善舞,虽然后宫内妃嫔如云,但仍无人与她媲美。
  赵丽妃在历史上确有其人,她是潞州人也毫无疑问。但究竟是潞州哪里人呢?近日,看了郭安廷老师和申迷芳老师分别于2月2日和2月9日在《上党晚报》“寻踪”B2版刊登的《唐玄宗的妃子赵美丽是长治人?》、《赵丽妃是西火人吗?》二文,结合我们在史料上查到的一些资料,我断定:赵丽妃就是西火人!
  老早就听人们说过,西火出过一个娘娘。当时听了,只当是玩笑。至于是哪朝哪代的娘娘,更是无人知晓。不过在西火老雄山、鸡鸣山一带,有座“娘娘坟”,至今还有遗址。早几年还听说过西火一户人家挖茅坑的时候挖出过一个三条腿的金蛤蟆,有传言是一位娘娘从皇宫中带出的宝物。
  空穴无风。明《潞州志》86页清楚地记载:“唐,郝洽,字元津,潞州西火村人。唐玄宗为潞州别驾时,曾猎于其地。元津谒见,与语奇之,因造其第,见伊女修整,遂纳之。后继位,授以官,不拜就。以处士清名加之,赐田赡养,以终其身。”从以上文字可以断定,当年唐玄宗李隆基确实到过西火,并且还在西火“纳”走一个女子。那这个女子会不会就是“赵丽妃”呢?我觉得一定是。既然是纳妾,李当年肯定也明媒正娶了人家,不可能随便玩玩就丢掉。李在潞州仅呆了三年,景龙四年(710年)25岁的他独身入京朝见皇帝,看到形势严峻就留在京城秘密策划了消灭韦武集团的斗争。睿宗上台后,李因功被立为太子,两年之后他就登上了皇帝的宝座。这么短的时间内李一跃成为天子,他不可能就把还在“蜜月期”的那个西火女子抛弃吧?肯定那个西火女子也随李隆基去了长安,当了娘娘。那这个女子无疑就是后来的“赵丽妃”。
  西火原先还有座唐明皇庙。明万历版《潞安府志》载:“唐明皇庙,西火,为潞州别驾时出猎,遇郝洽于此。”这更加肯定了李隆基当年到过西火,而且还在当地留下了一段故事。说不定当年的西火人民是把李当成自家的女婿来供奉、敬仰的呢。
[转载]【学术争鸣】赵丽妃是哪里人?
郝洽当年就隐居于老雄山脚下的古刹
赵丽妃其实不姓赵
  史料上记载赵丽妃的出生年月不详、本名也不详。这是何故?可能但凡出身卑微者,大都不愿意提及自己的过去,更何况赵当年只是个卖艺女?那她就更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的真实姓名了。当年在泽州花街混日子的“丽妃”,肯定也为自己取了个后来叫得很响的艺名,这个艺名很可能就叫“赵美丽”。至于“赵”姓何来,可能由于她的出生地西火村旁边有个赵家庄,那里的人大都老实巴交的,丽妃闷头一想,干脆自己姓赵吧,好歹跟家乡沾一点亲。至于艺名,她从旁人眼里一瞥就能想到“美丽”二字。西火人自古可能就憨厚老实,连取个艺名都那么笨笨的,一点不含蓄。不过从“赵美丽”这个名字本身来看,更加让人怀疑其真实性。能博得皇上青睐的赵丽妃肯定聪慧过人,其父肯定也非同一般,怎么会给女儿起了个这么庸俗的名字呢?这只能说明这个名字肯定不是她的本名了。
  至于“赵美丽”原来叫什么?史料上查不到。不过从资料上分析,笔者觉得她应该姓郝。各种史料大都能查到“大唐处士”郝洽这个名字。清《山西志辑要》唐代长治县人物篇仅此一人:“郝洽,字元津,上党人。隐居潞之西火,明皇为潞别驾,出猎与语,奇之。及即位,授以官,不拜,终生称处士。”那么,这个郝洽和赵丽妃是什么关系呢?
  新编《长治县志》708页有这么一段话:“据明《潞州志》、清《长治县志》记载:郝洽,字元津,潞州西火村人。唐玄宗李隆基任潞州别驾时到雄山、鸡鸣山游猎,郝洽幸遇,与李隆基交谈投机。郝洽引经论典,渊博娴熟,李隆基甚奇怪之。至此,李隆基名游猎,实招贤,常与郝洽说经论话,且垂恋郝洽之女,纳为妾。开元元年(713年),唐玄宗授郝洽高官,郝洽不就。后以大唐处士清名加封,赐田赡养,以终其身。”很明显,赵丽妃的父亲应该是郝洽。开元元年(713年),已登基做了皇帝在长安尽享荣华富贵的唐玄宗,此时为什么还能想起远在潞州乡下西火的那个郝先生呢?“奇之”吗?“交谈投机”吗?似乎都有些牵强。最有说服力的应该是这个时候郝洽之女,也就是那个艺名叫赵美丽的女子已经跟随李隆基进了皇宫,做了娘娘。很自然,作为准老丈人的郝洽肯定要被圣上加官晋爵了。可郝洽后来为什么又偏偏不领这个情呢?答案似乎只有一个:他为女儿当年在泽州花街的一段历史蒙羞!作为父亲,他有过错,无颜面对浩荡的皇恩,所以只能选择继续在西火混日月“隐居”了。
  不过既然郝洽是“赵丽妃”的生父,可资料上显示他一生并没有为官,那上文提到的在长安做了大官的“元礼”又是谁呢?文中提到赵丽妃的父亲叫元礼,而郝洽字元津,这两个名只有一字之差,这会不会仅仅是一种历史的巧合呢?我觉得不一定。那个“元礼”很可能不是“赵丽妃”的生父,有可能是郝洽的堂兄堂弟之类的亲戚,或是丽妃为了掩盖自己的出身认了某个赵姓人家为义父也说不定。唐玄宗可能也知道此事,他风流倜傥,爱妃歌伎的身份都满不在乎,还在乎爱妃的父亲或亲或不亲吗?大概正因为如此,他才要封真正的老丈人郝洽为“大唐处士”吧!
  历史上还有这样一种传说,说林昭仪失宠之后总想报复玄宗和宫内受宠嫔妃,便收买黄太监用3000两黄金到泽州花街买了一个绝色歌伎,假扮是赵元礼的女儿献进宫中,此人便是赵丽妃。后来赵果然尽展才艺和风流手段,赢得了玄宗的宠爱……但凡传说,大都也有一定的事实依据。笔者觉得以上传言中赵丽妃买进宫是假,赵元礼假扮父亲应该是真。
  赵丽妃的父亲是郝洽,丽妃也就原本应该姓郝才对了。
[转载]【学术争鸣】赵丽妃是哪里人?
西火镇赵家庄村的赵公明庙据说与赵丽妃有渊源
丽妃与泽州花街
  至于“郝丽妃”和泽州花街的关系,既然历史上吵得沸沸扬扬的,肯定还是有一定关系的。也就是说,当年的郝丽妃是在泽州花街“混”的。
  郝丽妃的父亲郝洽很有才华,要不然李隆基也不会“奇之”、“交谈投机”。他从小肯定也把女儿调教得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落落大方彬彬有礼、人见人爱但读书人的日子往往很清苦,何况你还隐居山林?恐怕郝洽连给女儿买件像样的衣服都不能够。为了生计,他只好决定让女儿去卖艺。走之前,他肯定也反复叮嘱过女儿只能卖艺其他的不能做的废话。但不管你是歌女还是舞女,这行当从古到今都不受打听,你说你只卖艺,可谁信?所以,丽妃当年最好的选择就是去繁华的泽州了。这脸咱不能到老家西火丢,甚至在潞州也丢不得。再说当年泽州可能比潞州还要繁华些,好在她的老家西火距泽州也不算太远,骑个小毛驴估计也就一两天的路程。可不管怎么说,干这行的人最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就是自己的真实姓名和年龄了。不管别人答应不答应,“丽妃”的父亲郝洽肯定不答应。读书人,往往最在乎的是名声。可能这也是为什么历史上“赵丽妃”的出生年月不详、本名不详的原因了。
  大唐贞观元年(627年),泽州治所迁到了今天的市区。当时正逢太平盛世,泽州大兴土木,修建城池。泽州州所、县衙以及庙、祠、学堂之类的建筑一律建在了城内。城墙修起后不久,在南门外陆陆续续就有了不少货栈店铺,随着南来北往的客商的聚集,又繁衍了歌楼、舞楼之类的娱乐设施。在古代,这类设施一般不允许进城。于是时间一长,这里便成了泽州的“人间天堂”,俗称花街。美人郝丽妃就是来到了这里卖歌卖舞,渐渐成为轰动一时的名歌伎。当年李隆基身为临淄王、潞州别驾,泽州是离他办公地最近的繁华城市,他既然经常到西火老雄山一带“游猎”,也能快马加一鞭随便到泽州去玩玩。唐玄宗是个情种,在这里他第一次见了郝洽貌美如花的女儿,立即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之后,李隆基肯定又拜见了她的父亲郝洽,有了郝在中间做催化剂,所以李才和他未来的老丈人“交谈投机”“说经论话”了。有了如此的默契,把人家的女儿“纳为妾”也就顺理成章了。
[转载]【学术争鸣】赵丽妃是哪里人?
站在老雄山上眺望赵丽妃的故乡——西火

  但让老郝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位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几年之后居然做了皇上,这真是老郝家祖宗十八代的坟头上冒青烟了。当年那位公子哥从长安派人传旨来让他做高官的时候,他却婉言谢绝了。理由再简单不过,他的女儿当年曾为歌伎,这就像一把刀,时刻插在他的心上。这把刀人家什么时候想拔出来就拔出来,到那个时候尴尬的只有自己。思来想去,老郝还是觉得待在老家西火比较踏实些。
  郝洽的担心不是多余,他女儿因为出身在宫中受了多大的委屈只有她女儿自己知道,就连他贵为太子的外甥李瑛,人家都要揪住她母亲的出身来攻击他,最后把他陷害致死。
  所以“唐玄宗授郝洽高官,郝洽不就”是对的,这样,落得个“大唐处士”的万古英名,何乐而不为呢?
  
赵丽妃是沁县人
——与郭安廷、申迷芳、靳波和郭存廷诸君商榷
文/石波
  2月2日、9日和16日,本报陆续刊出郭安廷《唐玄宗的妃子赵美丽是长治人?》、申迷芳《赵丽妃是西火人吗?》、靳波和郭存廷《赵丽妃就是西火人》的文章后,在我市引发热议。近日,沁县的石波来稿,对赵丽妃身世予以揭密,现刊发如下,以飨读者。
——编者
 
别驾沁县识伎女
 
   前些日子,在《上党晚报》上看了郭安廷、申迷芳靳波和郭存廷四位先生考据唐玄宗丽妃赵氏籍贯的文章,引起了笔者的兴趣。这几日,翻阅了有关典籍史料,发现一些与前文不尽相同的记述,今录于此,与四位先生和读者诸君共勉。
  郭申二君为文,最集中的愿望是搞清赵丽妃是哪里人,或者说是长治市的哪一个县哪一个村的人。《旧唐书·列传第五十七·玄宗诸子》载:“废太子瑛,玄宗第二子也,本名嗣谦……瑛母赵丽妃,本伎人,有才貌,善歌舞,玄宗在潞州得幸。”《新唐书·列传第七十一·宗诸子》有如下记载:“太子瑛,始王真定,进王郢。开元三年,立为皇太子……瑛母以倡进,善歌舞,帝在潞得幸。”新旧唐书均载:“玄宗在潞州得幸”,笔者的理解是,赵丽妃是玄宗在潞州别驾任上“迎娶的”,至于赵丽妃是否来自潞州,仅凭以上史料尚不能认定。而郭先生描述出一个颇具浪漫色彩的“花街遇美说”,还给这位皇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赵美丽”,其身份是“潞泽两地很有名气的歌伎,出身在民间艺人世家……老家在长治县西火镇。”而身为西火人的申迷芳先生对此说抱着十分谨慎的态度,认为“没有佐证”不能使人“心服口服”。尽管申先生也在西火探寻出“城壕的、赵家庄、皇娘坟、忠义和”等地域人文“实证”,但仍不能说明赵丽妃是西火人。
  《旧唐书·卷一百六·列传第五十六·张九一牛日口传》载:“张九一牛日口,汝州襄城人也。祖德政,武德中郓州刺史。九一牛日口,景龙初为铜革是令,家本豪富,好宾客,以弋猎自娱。会临淄王为潞州别驾,九一牛日口潜识英姿,倾身事之,日奉游处。及乐人赵元礼自山东来,有女美丽,善歌舞,王幸之,止于九一牛日口第,生废太子瑛……”这段史料指明,赵丽妃在铜革是(今沁县)结识玄宗,系铜革是令张九一牛日口将赵丽妃介绍给唐玄宗的。原文可以这样来理解:李隆基于中宗景龙元年(707年)四月,出任潞州别驾,时任铜革是令的张九一牛日口,看好李隆基这个潜力股,抓住机会,百般讨好。由于张“好宾客,以弋猎自娱”的爱好,与李隆基志趣相投,自然成了好朋友,张“倾身事之,日奉游处”。为了安慰远放他乡的藩王难捱的孤寂,张九一牛日口还将铜革是城内一名美貌的歌伎赵氏女子当做一份厚礼献给李隆基,“王幸之,止于九一牛日口”。张九一牛日口在自己的府邸内为他们创造了男欢女爱的安乐窝。而且,“生废太子瑛”,赵氏女在这里还为李隆基生下个一男孩,即李隆基的次子李嗣谦,后更名瑛,被册封为皇太子的。
 
[转载]【学术争鸣】赵丽妃是哪里人?
 
 
沁县文中子遗址
 
别驾伎女患难在潞州
  新旧唐书《张九一牛日口传》都清淅地记述了赵丽妃的身世和受宠幸的经过,赵丽妃确是在铜革是城与玄宗结缘,认识的过程并不是什么花街柳巷,而是由当地最高长官铜革是令张九一牛日口介绍的,并且就住在县令的府邸之内,似乎与“潞州泽州两地很有名气的歌伎”不相干,跟长治西火村也不搭界。而传记中提到“乐人赵元礼自山东来,有女美丽,善歌舞”,更直接说明赵丽妃不是西火人,至于文中之“山东”指什么地方,是现今山东省?还是哪座山的东边?不得而知。可以认定的是赵丽妃当时是在铜革是城中,从事乐舞表演工作。其实,申迷芳先生探寻的足迹已经踏进沁县,但不知什么原因,当查到网络上《新唐书·卷七十六》有与沁县相关的记述时,没有再深入探究,终有此憾。
  唐代,沁县为铜革是县 ,县治在今故县镇。当时的铜革是城一点也不逊色于潞州城。铜革是自春秋时期就是晋国公族羊舌氏的食邑,约公元前582年(周简王四年)之前,今沁县故县镇南15里筑铜革是宫,公元前514年(周敬王二年)置铜革是县(自《左传》),距今2526年,下迄明洪武初年被省入沁州,铜革是县存续时间长达1882年。《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前542年):子产曰“铜革是之宫数里。”子产是当时郑国著名的政治家,他感叹说,铜革是之地晋君的别宫有数里长。唐储光羲《同王十二维偶作十首》中再次得到证实:“沉沉铜革是宫,遥望长数里。宾客无多少,出入皆珠履……”唐代是铜革是的鼎盛时期,隋唐之际,王通、徐懋功、温大雅等寓居在此,李世民及后来多位高祖后世王爷在这里留下遗迹。当时的铜革是城极为繁华,也为乐舞艺人创设了便利的舞台,这也是素喜音律和猎射的玄宗游乐于铜革是的原因。
  在临淄王李隆基身临巨大的政治倾轧而避祸上党的两年时间内,赵氏美女以美貌和音乐舞蹈方面的才艺给落魄王爷以莫大安慰,赵丽妃与玄宗,多少有点自由恋爱、少年夫妻的味道,其恩爱时间长达十多年,开元三年玄宗顶着压力将丽妃所生的皇次子瑛立为皇储,足见玄宗对赵丽妃的感情。所以,说赵丽妃是玄宗喜欢的第一女人,不无道理。我们好奇的是,这位沁县的民间美女缘何得到年轻英武的王爷的青睐?玄宗缘何放下别驾任上的繁忙公务而和一女子厮混于铜革是呢?笔 者找到这样几点线索,不免赘于此,以飨读者。
  第一,李隆基雄才大略,为争夺帝位网络人才。上党自古出英豪,李隆基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事实上,在潞州别驾任上结识的张九一牛日口、王毛仲、李宜德、崔澄等后来都在灭韦氏集团、除太平公主的政治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张九一牛日口封邓国公,年九十卒,赠开府仪同三司(《旧唐书·卷一百六·列传第五十六·张九一牛日口传》)。王毛仲因父亲获罪,被卖为藩府家奴,因“性识明悟”、“骁勇善骑射”,与李宜德等“挟弓矢为翼”(旧《唐书》),玄宗视为心腹,官至霍国公、内外闲厩监牧都使,开府仪同三司兼殿中监;李宜德因“趟夭口回捷善骑射,为人苍头,以钱五万买之。”(《新唐书》);崔澄是李隆基在潞州藩府旁边住着的邻居,李回京时跟着进了长安,此人滑稽善辩,累迁金紫光禄大夫(《潞州志》)。这些人中有地方官,有能言善辩者,也有豪侠之士,李隆基的交游可谓不拘一格。特别是张九一牛口,还是李隆基在潞州以致返京“谋事”的经济上的重要支柱,因张“家本豪”,又“潜识英姿”,于是“倾身事之,日奉游处”,除“倾身”之外,恐怕临淄王在上党期间的用度也是由张九一牛日口提供的。
 
[转载]【学术争鸣】赵丽妃是哪里人?
 
 
铜革是币

 
第二,寻求政治同盟支持。铜革是境内散落有众多李唐宗族人员,乾隆版《沁州志·职官》载:“李元庆,高祖子,封道王。高宗时,迁沁州刺史。”又“李邕,高祖子虢王风之孙,封汴王。景云元年,贬为沁州刺史”。可见,在武则天篡政及之后数年的政治动荡时期,很多李家的龙子龙孙被外放上党州县。另据当地研究人士;沁县册村一带,唐时为乌苏城,“玄武门之变”后,建成、元吉的后人多流落于此。雄心勃勃的李隆基是否会借机联络这些个李家势力呢?是否这也是李隆基在沁县频频活动的一个因素呢?历史上真实一幕究竟是什么样子,有待我们找到更为有力的证据。
  第三,扩大政治影响,创造舆论环境。宰相张说奉敕撰写的《皇帝在潞州祥瑞颂十九首》,记载了玄宗在潞州时的十九种祥瑞预兆,如:潞州城内延唐寺的李树连理,长子羊头山下的嘉禾合穗,潞城的潞河逐鹿,漳河跃起的赤鲤鱼,壶口山东紫云缭绕,城南金桥欢唱的童谣等;《潞州志》也载:景龙二年八月,长子县嘉禾合穗,有童谣“羊头山北作朝堂”;再比如,景龙三年三月,漳河赤鲤腾跃。再如:玄宗兼潞州别驾时,有黄龙升天。第二年黄龙再现于伏牛山等等,处处可见李隆基政治宣传的痕迹。为帝位大造声势,应当是他遍涉上党各地的原因。
  第四,游弋围猎,赏玩风景也不能排除。《潞州志》等资料中现存李隆基及时人留下的诗文,便是很好的证明。包括他在潞州时的德政之作“德风亭”,也是与豪杰丽人玩乐之所。“太守脱巾幸游豫,笑将橙子代飞觞”、“一曲打皿幸桐山月上,弦歌声里醉忘归”,可见李隆基极会处理工作和休息的关系,白天带着美丽的赵氏女,在张九一牛日口陪同下走马沁县的山水之间,晚间同美人演舞一番美妙的《铜革是曲》(古乐府有《铜革是曲》),该是何等惬意。
 
[转载]【学术争鸣】赵丽妃是哪里人?
 
 
沁县羲皇洞遗迹
 
西火姑娘非丽妃
  说了这么多,归结为一点:唐玄宗丽妃采于沁县(唐为铜革是县),这是不争的事实,那么,为什么会有“西火说”呢?
也不能说完全是空穴来风,笔者在翻阅资料时发现,玄宗在潞州不仅宠爱过赵丽妃,而且还临幸过一位西火村的姑娘,这个女子同样没有留下名字,但有记载。在明《潞州志·人物》中载:“郝洽,字元津,潞州西火村人。唐玄宗为别驾时,尝猎于此地。元津谒见,与语奇之,因造其第,见伊女秀整,遂纳之。后即位,授以官,不拜就。以处士清名加之,赐田赡养,以终其身。”但姓郝的姑娘远不像赵丽妃幸运,一没有受到册封,二没有生得皇子,可能正如西火村老人们说的那样,皇帝没能把她带进京城,最终抑郁而死。不过,这样一来,申迷芳先生所说的“皇娘坟”倒有了出处。(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转载]【学术争鸣】赵丽妃是哪里人?
 
(来源:上党新闻网
 
  保存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分享到:
 
      上一篇:王莽长治撵刘秀只是一个传说
      下一篇:赵文华的传说与赵家庄古堡
 
 
  新闻中心:   县区人文   县区焦点   数字报刊  
  推荐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赵文华的传说与赵家庄古堡
长治县新闻网 赵丽妃是哪里人?
长治县新闻网 王莽长治撵刘秀只是一个传说
长治县新闻网 东火仇家及东山书院
  热点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赵文华的传说与赵家庄古堡
长治县新闻网 赵丽妃是哪里人?
长治县新闻网 王莽长治撵刘秀只是一个传说
长治县新闻网 东火仇家及东山书院
山西· 上党区融媒体中心主办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2008552号 山西中联科创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