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摄影 > 图片
 
又闻五月槐花香
 
2015-05-20 16:08:03  来源: 宋外宾

    每到初夏这个季节,常常想念乡下的院子。那时的老房子前后两院,后院住人,前院空着,却疯长了一院槐树。每到五月的这个时候,串串槐花似乎一夜间挂满树枝,白花花一片映衬在绿叶间,很是漂亮,院子里散着淡淡槐花香,沁人心脾……
    记忆中的父亲那时已是村支书,母亲是医生,那时的父亲和母亲都很年轻。槐花一开,就要忙活个一两天摘槐花,全是为了改善一下生活。父亲身手还行,上树折枝、锯枝枒,母亲和我们三孩子在树下捋槐花。我们一边捋,不时还吃一两串,那淡淡的甜味,美美的香味让人口感无限的舒服。母亲总是说我们,不让我们多吃,生槐花吃多了会拉肚子 (果然我因为不听话多吃了几串拉了肚子,但这些毫不影响我们的激情,仍然快乐地捋槐花,全是为了吃那槐花做成的饺子)。院子里树很多,当然也不能全部捋完,装满了麻袋、簸箕、篮子,甚至几个锅,所有能装的都用个差不多了才算收工了。现在回忆起来,那是一幅让人回味无穷的绝美图画……
    来到后院,父亲烧火支锅,母亲和我们捡槐花里的小树枝和树叶,锅开了哗哗倒进去……浓浓的槐花香溢满了小院。几分钟后捞出来空干,一大部分晾晒保存,一小部分拌馅儿尝鲜。母亲和姐姐、妹妹去摊晒,我就在父亲旁边看他拌馅儿,口水都不知往肚里咽了几回。父亲拌好了总是先喂我两口:来,你先尝尝,味道怎么样?父亲已经过世十多年了,这场景每每想起来如昨天发生一般,禁不住泪满双眼。(想想就是那时候落了个急吃嘴的毛病,当然也从小学会了做饭的好手艺,其中槐花饺子算拿手好饭)等饺子出了锅,味道自然不用说,就是个香。一家人围坐在一起,那种吃饺子时满满的幸福让人回味无穷。晒干的槐花保存起来,在任何时候,拿出来开水一泡,就能拌馅儿享用。即便是在寒冷的冬日里,也能吃到槐花饺子,品味那淡淡的槐花香。
    随后的一年年,生活水平提高了,物质丰富了。在乡下,人们也似乎不再钟情于槐花饺子了。再加上修房盖屋,有些人也迁出村子去马路边盖了房子,我们家却几乎从未间断过吃槐花饺子,虽然不再捋那么多去保存,但年年却要去品味那种美昧,闻闻那种清香。
    后来,父亲过世,我又重新修房盖屋,把两个院子整成一个大院,省得来回出入不方便。清理前院零乱的树木荒草时,母亲说:“该锯该清的都清掉,留下两棵槐花树吧,能吃槐花饺子!”
    再后来,我做酒店,母亲退了休在家做手绣活,但身体却很好。八年前的那个五月我们又做槐花饺子,我随口说了:“咱饭店里要有槐花饺子就好了,让大家都尝尝,估计很多人都忘了槐花的味道了。”谁知母亲第二天就带着做活的小姨、嫂子们不但摘了院子里、村子里的槐花,而且跑到山上去摘漫山遍野的山槐花。等晾晒干后我去拿时,才知道母亲已经忙活了好几天,装了整整三麻袋的干槐花,告诉我能吃到明年五月。
    ……
    以后的这些年里,我的店里从来没有间断过槐花饺子这道美味,从来没刻意定它价值多少,只是为了让大家能寻找到记忆中的味道,分享那淡淡的槐花香……
    昨天,又是槐花挂满树枝,随性回到乡下,推开那扇门,一股槐花香扑鼻而来……母亲已经支上大锅烧上水,原来五点多妹妹已经和做活的亲人们上山摘槐花了。我问娘院子里的槐花怎么没摘,娘说:去山上摘吧!这个留到院里看花闻味儿。
    我闭上眼,深吸一口,那股清香更加的沁人心脾,真是个舒心……想想不管是看花,还是吃饺子,让这份记忆永存于心,让这五月槐花香永留于心吧!
 

  保存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山西· 长治县新闻中心主办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2008552号 山西中联科创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长治县新闻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关键字: 长治县论坛